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国大反贼 > 第1511章 抓高层 第(1/1)分页

第1511章 抓高层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啊!”

    外边响起了惨叫声。www.sdyfcm.com

    大堂内的王吉等人都是浑身一颤。

    踏踏的脚步声响起。

    校尉胡德刚返回了屋内。

    他的手里多了一颗鲜血淋漓的脑袋。

    新上任不久的江州军副将沈少辉当场被斩杀。

    刘壮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这让王吉等人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他们意识到,倘若是不配合的话,估计他们和沈少辉的下场差不多。

    “我数到三。”

    刘壮伸出手指道:“乖乖地配合我,饶你们不死。”

    “倘若是你们不识时务,那沈少辉就是你们的下场!”

    面对身首异处的沈少辉,王吉等人的心里满是苦涩。

    他们不甘心呐!

    他们每一个人手底下至少都有数千兵马!

    要是真打起来,还真不怕刘壮。

    可如今小命攥在刘壮的手里,让他们有力气无处使。

    “都督大人,要我配合也行。”

    王吉犹豫挣扎了一番后开口道:“只是希望都督大人能够信守承诺,能够饶了我一命。”

    “待此事完了后,允许我解甲归田,安享晚年。”

    面对如今的情形,王吉也意识到,他们东南节度府已经无力回天了。

    刘壮临阵倒戈,对前线大军那是致命的打击。

    纵使他们不配合,那他们如今没有在军中,一旦军队遭遇攻击,群龙无首的军队必定一败涂地。

    他们江州军一旦战败,后边的镇南军必定独木难支。

    这一次他们东南节度府的军队可以说败局已定。

    倘若是自己再不转换立场的话,马上就会没命。

    他不想死。

    “王吉,你说的什么屁话!”

    “节度使大人对我们不薄,我们岂能卖主求荣,贪生怕死!”

    “要杀便杀好了,老子绝对不会向叛贼低头的!”

    看王吉已经妥协了,副将苗志明则是瞪着双眼,满腔愤怒。

    “你不怕死,我怕死!”

    王吉也满脸的痛苦:“你以为我想低头吗???”

    “可是不低头的话,马上就会像沈少辉一样被一刀杀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

    “江万城又不是我爹,我凭什么为他陪葬???”

    面对王吉的吼声,副将苗志明则是怒目而视。

    “你这个贪生怕死的王八蛋,我看错你了!”

    “我就是贪生怕死,我就是王八蛋!”

    面对争吵的两人,刘壮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他看向了另外的两名副将罗修和谢福:“你们两个呢,要死还是要活?”

    “节度使大人对我不薄,我的妻儿老小也都在江州呢。”

    “倘若是节度使大人知晓我临阵倒戈,我一家老小绝对都活不了。”

    罗修看了一眼刘壮,咬着牙齿道:“我宁死不降!”

    “不错,有胆色!”

    谢福则是妥协道:“我愿意听都督大人调遣。”

    “行!”

    刘壮也没拖泥带水,直接命令道:“将罗修和苗志明拉出去杀了!”

    “刘壮,你背主求荣,你会遭报应的!”

    临死之际,苗志明也没有了顾忌,大声地咒骂了起来。

    “你的老娘还在江州呢,节度使大人不会放过你老娘的!”

    “呵呵!”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苗志明和罗修两人被拖了出去,随着两声惨叫。

    这两位忠于东南节度府的副将直接被杀了。

    眼看着方才还与他们谈笑风生的三名副将身首异处,余下的谢福和王吉两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出。

    “现在你们立即返回你们的营地,将都尉以上军官都召集到中军大帐,而后将他们全部控制住。”

    “不管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们的兵马不许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是!”

    谢福和王吉两人当即领命。

    刘壮提醒他们道:“倘若是你们胆敢耍花招的话,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我们不敢。”

    刘壮说着,又转头看向了自己的亲信胡德刚。

    “你挑选一些人跟着他们一起返回他们的兵营。”

    刘壮对胡德刚吩咐说:“他们胆敢有任何的异动,直接杀了他们!”

    “是!”

    刘壮布置完毕后,当即让人带着王吉和谢福两人出去了。

    “立即以罗修、苗志明和沈少辉的名义,召集他们各部的校尉以上军官到此处来。”

    “待他们来了后,将他们先控制住!”

    “倘若是有反抗的,杀无赦!”

    “是!”

    刘壮手底下只有八千多人马。

    江州军除去辎重等兵马外,还有三万多人。

    他哪怕无法有效的控制住这三万多人马,也要确保他们无法形成有效的战力。

    在刘壮的布置下,他的人迅速地采取了行动。

    江州军各部兵马的副将都被刘壮召集到了中军商讨军务了。

    当留守的参将、校尉们得到命令,要他们也赶赴中军听令的时候。

    一部分参将和校尉不疑有他,带着亲卫就直奔中军。

    可是还是有一部分参将和校尉产生了警觉,多了几个心眼。

    毕竟这是战场上,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

    他们的副将大人去了还没回来,如今又要召集他们去,这让他们隐约觉得不对劲。

    所以好几名参将和校尉寻了一个理由,没有赶赴中军去听令,而是留在了自己的兵营中。

    与此同时,他们也派人去中军请示他们的副将大人,想了解一番情况再说。

    可是他们派去的人宛如石沉大海一般,一去不回。

    天蒙蒙亮。

    某处营地内。

    在自己兵营内等待消息的一名参将突然被噩梦惊醒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站起身。

    他朝着外边瞅了一眼,看到外边已经蒙蒙亮了。

    他昨夜一直在等待消息,不曾想到竟然睡着了。

    他大步走出了军帐。

    “来人呐!”

    他站在军帐门口,看到兵营内一片安静,他喊了一嗓子。

    一名亲卫忙小跑到了他跟前:“参将大人,有何吩咐?”

    “副将大人回来了吗?”

    “没有。”

    “去中军那边找副将大人的人呢,回来了吗?”

    “也没有。”

    听到这话后,这参将内心愈发的不安。

    “我睡着了后,外边有什么异常动静吗?”

    “有一点。”

    亲卫回答说:“后半夜的时候,苗副将他们兵营那边有喊杀声传来。”

    “我们派人去那边看了。”

    “回来的人说,好像是左骑军的一支小股兵马欲要突袭,被他们击退了。”

    “不对,不对。”

    这参将大脑飞速地转动着。

    “你立即再派人去中军那边找副将大人!”

    “让将士们都起来,不要睡了,我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参将虽然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可副将大人去了一宿都没回来,派去中军的人也没回来。

    他觉得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当这名参将下令兵马集结以应对可能突发的事件的时候,远处有数人急匆匆而来。

    “怎么回事?”

    见到来人后,参将大步迎了上去。

    “参将大人,这位是苗副将麾下的弟兄!”

    一名军官当即上前,指了指他身后一名浑身血迹斑斑的军官道:“他是从他们兵营里逃出来的,他说刘壮临阵倒戈了,抓了咱们副将大人,还接管了他们兵营......”

    听闻此话后,参将的心里一个咯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