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36、第三十六章:大年三十 第(1/1)分页

36、第三十六章:大年三十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蒋泊锋原来住的旧屋子已经换了新锁,他把钥匙交给了蒋远清,自己并没有留。

    他在望水没有别的落脚地,大年二十九,蒋泊锋开车到甘涔楼下,已经深夜十点多了,家家户户都在家里等着过个团圆年夜,甘涔的房间已经关灯了,夜里的寒冷随着无边寂静沉降下来,在地上结成茫茫白霜。

    蒋泊锋熄灭了车灯,他累了,想着在车里凑合一晚。

    他掏出支烟,往楼上望了一眼,透过窗户,甘涔的屋子亮起了点微光。

    紧接着地,他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喂...?蒋泊锋...?”

    电话那头甘涔的嗓音带着点偷偷悄悄的小雀跃,有空气摩挲的回音,像是手心小心翼翼捂着电话筒讲的:“蒋泊锋...!我是甘涔...!电话已经装好啦!这是我的号码,你快点记着,我可是一直等乔姨睡了才敢给你打电话的...!蒋泊锋..?你听到了没呀,你怎么不说话...?”

    蒋泊锋望着楼上的光,过了一会,他说:“听到了…”

    “这个电话真好用...!乔姨今天下午把桌都擦的特别干净,生怕它进灰!还不让我碰!我都没插上队...!你到哪儿啦?到建京市里了吗?”

    蒋泊锋放下了烟:“到了,”

    “这么快...!”甘涔小脸贴着电话,拉着电话线,在枕头上翻了一下:“好羡慕你蒋泊锋...!你能用冲水厕所了!”

    蒋泊锋仿佛都能想像到甘涔那边的神情,他胸膛回过一些温度,淡淡笑了一下:“乖...,再忍忍...,过完年我就来接你了。”

    蒋泊锋从来不食言的,甘涔乖乖的“嗯”了一声,又觉得电话里的蒋泊锋声音有点奇怪,问:“蒋泊锋,你嗓子怎么啦?怎么听着有点哑?你感冒了?”

    蒋泊锋顿了一下,才张口:“路上开了窗...,估计吹了点风吧...”

    “这么冷的天你还开窗?!”

    甘涔一下子坐起来,又意识到自己的嗓门太大,连忙听了一下楼下乔姨有没有醒,等没动静,他才松了口气。

    他抓着电话,压低了嗓门:“你还老说我自己照顾不好自己呢....!你看看你,这么冷的天你开什么窗户呀!车里就那点热气儿!全让风吹没了...!你有没

    有给自己弄点姜汤水...?暖一下,出点汗明天就好了...!”

    甘涔在床上坐了起来,他的屋窗帘透光,黑夜里,蒋泊锋抬头,看着窗帘背后隐隐约约的人影。

    “我知道…,放心吧。”

    “真是的,才离开我一天就感冒...!”甘涔一向少有能教训蒋泊锋的时候,他贴着电话,娇娇的哼:“蒋泊锋,你是不是离不开我呀...”

    蒋泊锋垂下了眼睫:“嗯...,我离不开你。”

    他刚说完,就看见窗帘后的小人一下子又抓着电话扑倒在了床上。

    甘涔拿着电话,脸红通通的,骂自己像怀了春的少女!

    “蒋泊锋...!你怎么、怎么突然会甜言蜜语了...!我看你应该买那套花里胡哨的西装...!”

    俩人又对着电话说了好多,主要是甘涔说,蒋泊锋听着。

    甘涔说他下午去找宋鑫了,宋鑫现在在他小姑的酒楼里当大厨的学徒,烧的肉沫茄子可好吃了!还说宋鑫放弃他表妹了,谈了个女朋友,问他怎么牵女孩的手。

    甘涔对着电话咯咯的笑:“哥,结果你猜怎么着?我一问,他俩都在一起大半年了..!大半年连手都没牵过,我说宋鑫你一个男孩主动点儿啊,你猜他怎么说?”

    蒋泊锋问:“怎么说?”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甘涔笑倒在床上:“他居然问我,说主动那不成了耍流氓了吗?哈哈,万一人家生气了怎么办,哈哈哈,哥,你说他脑袋是不是在厨房削萝卜一块给削了啊...”

    甘涔实在笑得太开心了,透过电话线都能听见他笑得都快喘不上气。

    蒋泊锋跟着他,也低着头笑了:“你慢点,笑慢点....”

    甘涔喘了两口大气,揉了揉笑痛的肚子,接着跟蒋泊锋讲,他握着电话说个不停,一直说到十二点多,过了大年三十。

    “蒋泊锋,大年三十啦...!明天记得吃饺子啊,你去楼下那家庄记买,他家的饺子好吃!”

    “嗯,记着了。”

    甘涔抬头扒拉电话,瞧着小屏幕上的通话时间一直往上跳,都一个小时了。

    “怎么这么快就一个小时了呀....,哥,电话费单子不会往家里寄吧..,要是让乔姨知道我敢打一个小时的电话,她准要拿擀面杖把我揍死....!”

    蒋泊锋轻笑了一声:“不

    会,不让你挨打。”

    甘涔轻手轻脚地把电话座机放回柜子上,拍了拍胸脯:“那就好那就好....”

    他瞧了瞧表,撇着嘴说:“怎么办呀...,咱俩这才分开一下午,我就想你了....”

    “哥也想你。”

    透过车窗,蒋泊锋望着甘涔亮着灯的屋子:“....不早了,你快睡觉,在家乖点,等哥过来接你。”

    甘涔嗯了一声,他也有些困了,他让蒋泊锋招待他们的时候自己不要喝那么多酒,多拿水兑兑,反正外国人也不懂白酒,他的歪门邪道教完了,又对着电话亲了一口。

    “早点来呀。”

    “好。”

    蒋泊锋一夜无眠,第二天天还没亮,他趁着夜色就开车走了。

    甘涔不知道昨晚蒋泊锋就在楼下,他赖到上午十点多还不醒,乔姨叫他下来吃早饭,叫了几次没人应,直接进屋,把窗帘一拉,窗户一开,嗖嗖的寒风毫无阻碍的直接吹了进来。

    甘涔还以为在建京,蒙着被子就嚷:“蒋——”

    一看被子,是在家!他连忙改口:“将、将要起了.....!!乔姨,您这是干嘛呀,冻死我了..!我再睡一会儿....!马上就起啊...”

    甘涔捂着被子又蜷进去,还没睡两分钟,就让乔姨把被子扒下来了,甘涔身上一冷,连忙捂着胸前,又赶紧捂着裤衩:“乔姨....!我是大小伙子了...!!您怎么还掀我被窝啊...!”

    “你瞧瞧你...!大过年的不起,脏衣服脱了就乱扔...!柜子收拾出来是给你当摆设的吗?....还有你昨天洗的裤衩,就这么湿溻溻挂在屋里...!你等着谁给你晾呢!”

    甘涔回头一看,又把被子扒拉到自己身上裹着:“...没事啦,到时候娶个贤惠老婆就....呀!!乔姨!!疼疼疼!!!”

    乔姨拿着个鸡毛掸子抽他:“你窝里要懒得生虫了!看看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你!!”

    “哎呀..!!哎呀..!!反正不能找你这么凶的婆娘!”

    甘涔又叫抽了两下,彻底醒了,一边躲一边找衣服,单腿蹦着穿上裤子,逃命似的端着盆去楼下洗脸去了。

    妈呀...!这女人生起气来可比男人可怕多了!幸好蒋泊锋的脾气比乔姨好..!乔姨就稀罕他半天!半天完他就是小白菜了,蒋泊锋还不舍得拿鸡毛掸子抽他呢!

    饭桌上,甘涔端着

    碗喝粥,乔姨给他夹菜:“...这是你李婶自己种的小芥菜,腌好了,昨天我去找她拿线,她知道你回来,特意给你带的....,你尝尝,开胃的,你一会再去给李婶送一筐咱后面种的茄子...,”

    “好的好的...”

    乔姨早上吃过了,就坐在桌边,拿着筐,摘着菜:“今儿三十,姨中午给你包茴香饺子,你从李婶家回来,去市场上买点牛肉回来...”

    甘涔点头说知道了,吃着饭,一会就觉得不对,他去瞧乔姨。

    乔姨摘菜的时候喜欢听一个旧收音机,可这会儿她什么也没听,一边摘,一边还抬头时不时的看看甘涔,看看吧,又欲言又止的不说话。

    甘涔吃了两口菜,有些架不住:“乔....,乔姨....,你有什么话...,跟我说,不是,你这样看着我吧,...我发毛啊...”

    乔姨嗔怪他:“大过年的,你发毛做什么,”

    乔姨放下手里的菜,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问他:“我今天上午可问了,装一部电话要三四千钱呢...!你说是蒋泊锋给我们装的,可这么贵的东西,他为什么给咱们家装?”

    “哎呦...!您就说这个事儿啊...!”

    甘涔还以为昨天晚上他打电话叫听着了呢!他长舒一口气,捂着心脏:“蒋泊锋跟我不是哥们儿吗!他跟市里电信局的营业厅有合作,这是内部福利,初装费便宜好些呢,我找了他好几次求来的!”

    “你还去求他了?”

    甘涔吃着菜:“可不是..!为了不让你多跑,我上门求他好几次!不过蒋泊锋也真够义气,初装费直接就给我省了,我还塞给他几百块钱...”

    乔姨一听几百块钱,筐一落,要打他:“几百块钱?!你就为了电话又欠人情又花这么多钱...!”

    “哎哎哎,没说完呢!”甘涔赶紧抬手挡着:“要么说人家蒋泊锋是干大事的!胸襟宽阔又重情义呢...!人家一分钱没要我的,挥挥手就给我办了...!”

    甘涔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红包:“乔姨,这是我这学期在市里当家教挣得...,本来想给你装电话的,蒋泊锋没要,我就拿回来了,乔姨,过年了,你净给我做,你也给自己做两身新衣服....”

    乔姨一拆开,里面竟然有五百块钱:“涔涔...,你不是诓姨的吧?市里当家教,能赚这么多钱?

    !”

    甘涔当然不敢说实话,只装出一副很厉害样子:“当然了!我可是华京名牌大学生呢!”

    乔姨没念过书,只在手里吐了口唾沫数了好几遍,反反复复确认了真是五百块钱,甘涔半天没听见声音,抬头一看,乔姨高兴地眼圈都红了:

    “好...,好,涔涔长大了...!”

    甘涔心里一酸,又赶紧扒拉了两口饭,拍着胸脯跟乔姨说:“这算什么,以后还要给您数更多的钱呢!到时候保姆就得给您顾俩,一个陪您摘菜,一个就给您捧着收音机...!”

    乔姨被他逗笑,拍了他一下,仔细地把钱收好,起身去厨房了,甘涔笑了笑,吃完饭,他穿上外套。

    “乔姨...!我昨天看徐开他们家黑着灯,是不是去他爸调去市里,一块儿去市里过年了啊?我和宋鑫看看去啊。”

    谁知道乔姨掀开厨房的门帘子,不让他去:“你别去,现在徐家叫要债的天天堵在门口盯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