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国营京成 第(1/1)分页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国营京成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饿了?”

    甘涔心说,让你这么折腾能不饿吗,他可怜兮兮的点点头:“饿,饿瘪了…”

    终于结束后,蒋泊锋问:“想吃什么?我下去买。”

    小县城的宾馆可没有订餐上门的服务,但是他们这个房间配了可以打内线的电话,甘涔有气无力地指了指:“…你别去了,我想看看你的伤口流血了没,你给前台打电话,让他去,我们多加些钱…”

    蒋泊锋播了电话,前台也刚吃完饭,听到客人说加钱就答应了,楼下有不少小饭馆,没一会,就给他们送上来了两份盒饭。

    蒋泊锋付了钱,把盒饭拆好,让甘涔在床上吃。

    甘涔真的饿坏了,先吃了一大口白米饭垫垫底,让蒋泊锋把衣服脱了,看刚才的激烈运动牵扯到伤口没有。

    蒋泊锋把衣服脱了,露出肩膀后狰狞缝合的伤,足有甘涔摊开的手掌那样大,以后就算好了,也肯定要留下可怕的疤痕的...

    甘涔拿着药棉轻轻给蒋泊锋擦着微微渗出血的边缘,他明明记得,上辈子的蒋泊锋肩后并没这处伤疤的呀,是在背后的...,

    甘涔忽地一愣,想起他在太l阳城帮蒋泊锋躲过的那刀…

    如今那处的疤痕已经消失了,不,它没存在过,而取而代之的却是,他手下这块滚烫狰狞的皮肉....

    蒋泊锋刚才注意着,没什么大碍,重新包扎好后,他便穿上了衣服,看甘涔在出神,问:“在想什么?”

    甘涔回过神,摇摇头:“没什么…,”

    蒋泊锋给他饭里夹了点青椒牛肉里的牛肉:“多吃点肉,怎么一个年回来你又瘦了些?”

    甘涔把他夹的牛肉吃进嘴巴里:“我说了我没有你不行…,你再走的久一点,回来只能看到我的一副骷髅架子…”

    蒋泊锋拧了眉,打了一下他的头。

    甘涔不怕他:“打我干嘛,我这几天心情很不好,你别惹我,我看见你的伤就难受…!我跟你说,这几天你怎么都要休息休息的,什么都不要干了,有事情也要推掉…!”

    蒋泊锋说:“可以休息三天。”

    甘涔叫道:“才三天?!那怎么行啊,三天能长上什么呀,这么重的伤最起码得休大半个月!你伤口长不好,白天晚上又那么忙,身体吃不消的!”

    蒋泊锋说:“回去之后不用两头跑了,林书记让我去京成当工程部的主任,已经开过会了,手续也办好了,回去就报道,负责几支工程队,不用去太t阳城了。”

    “京成建筑?那不是个国营单位吗?”

    蒋泊锋吃了一口饭:“是政府管的,不过最近几年都亏损严重,快养不起那么多工人了,去年我那两个项目做的不错,开发办的林书记他们想让我过去,把今年的财务报表做得好看些,他们要往省里升,缺不了这些撑着。”

    甘涔点点头,又问:“哥,你怎么突然想要去京成呢?”

    蒋泊锋说:“想挺久了,一直待在太阳t城不是长久之计,总要找别的出路。建筑这行不错,只是现在建京许多工程指标都掌握在政府手里,不像特区,这儿的私人企业不好做,很多老板一年到头连工程都接不到,京成背靠国营的旗,有指标,适合积攒积攒经验。”

    甘涔再点点头,蒋泊锋的决定他一向都不质疑的,他又嘶了一声:

    “....嘶,可我记得你走的时候跟我说你要去接替老杨的位置当队长啊,怎么成主任啦,哥,你还没干就升职啦?!”

    蒋泊锋敲他脑门:“哥升职你不高兴?”

    “高兴、高兴的很!”甘涔揉了揉:“要不是你刚才弄我弄得那么狠,我准要高兴的跳起来呢!现在跳不动了!”

    “老实待着吧你,吃饭。”

    甘涔吃两口,又不放心地问:“那那个周老板呢?你这个得力干将就这么走了,他能答应?”

    蒋泊锋说:“有什么不答应的,周雄的公司是个空壳,他竞标,再雇政府的工程队施工,现在我去负责,等于这条线上多了一个他自己人,两头都得好。”

    甘涔想想也是,虽然他觉得事情怎么都不像蒋泊锋说的这么容易,但蒋泊锋说的他又挑不出什么毛病...

    这辈子,因为他的学费,蒋泊锋提前进了太l阳城,现在又进了京成当主任,虽然和上辈子不一样了,但无论如何,都比继续待在太l阳城里好,上辈子的蒋泊锋,这会儿还在太t阳城呢。

    甘涔放下一些心来,不管怎么变,总是提前离开了那个打打杀杀的地方,换了一个正经有头有脸的工作,而且听起来还是个小头头呢!

    他撂了筷子凑上去:“哥....,那你以后可就是国营大企业的蒋主任了啊...!发红包!”

    蒋泊锋问:“过年给你的钱花完了?”

    “呃…,”甘涔说:“花...,花完了啊,怎么啦,还不让吃点好的了…!”

    “让,”蒋泊锋看看他的腰,有些纳闷:“吃完了还不长肉,都吃哪去了?”

    “都你折腾没了呗…!”甘涔翻个白眼。

    吃完了饭,甘涔搂着他,嘟着嘴巴:“你说我怎么回事啊,就刚刚,而且我觉得你没耐心了…,我以前说难受你都一点也舍不得的…,”

    蒋泊锋说:“那时候不知道你天天难受。”

    甘涔撇撇嘴,故意放了很委屈的声音说:“蒋泊锋...,你离开我太久了...,”

    他哼哼唧唧地趴在蒋泊锋肩膀上,果然,没一会,就听见蒋泊锋说:“下次尽量不分开这么久了。”

    甘涔不满:“尽量?”

    蒋泊锋顿了顿,说:“哥尽量。”

    蒋泊锋从来不会去承诺他做不到的事,相同的,他只要承诺了就一定会做到,蒋泊锋承诺了‘尽量’,大概意思就是除了十万火急的事,他就一定做得到...

    甘涔想想,也满意了,蒋泊锋的尽量,不知比多少人嘴里一口一个‘我保证’,‘我一定’,‘我坚决’值钱多少倍。

    他趴在蒋泊锋怀里哼哼,之后俩人去楼下退了房,开车回去。

    甘涔的行李比去学校时多了一些,他跟乔姨说,他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正好蒋泊锋回来,他就跟蒋泊锋一块走了,还能省一张车票钱…

    乔姨现在看蒋泊锋也顺眼了一些,其实除去他那个妈,蒋泊锋这个小子还是挺不错的,人长得俊不说,品性也不错,能拿出三四千来装电话,说明也是有本事的,乔姨让他俩路上慢点,让甘涔多往家里打电话。

    到了望水的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甘涔陪着蒋泊锋去了趟医院,给伤口换药,又问了好多医生说忌口的东西,才跟蒋泊锋一块回去。

    蒋泊锋说是休息三天,其实也只是不用像原来那样去太l阳城和整天待在工地而已,但不代表他没有别的事,相反,年后回来他的事就一大堆。

    除了德达旺公司要继续做的第二期棚顶,政府开年第一个大工程就是改造建京的市民广场,扩宽面积,建成市里的地标性建筑,问题是那个广场牵扯的烂账太多,旁边更是难搞的住家户,这种苦差事自然就落在了新官上任的蒋泊锋身上。

    他白天得去办手续,办完了就得和这次政府开发办的负责人还有中标的公司一起开会,中标公司请了个外国设计师,本来想着有翻译,翻译当天却迟到了,正发愁的时候,没想到蒋泊锋竟然会英语,在工程上和设计师沟通基本没障碍,让中标的公司和政府的领导都惊讶了。

    蒋泊锋忙的不见人,反正白天是基本见不到人的,甘涔看着蒋泊锋忙,只能叹气,说好了要休息三天,也不知道休息到哪去了,他只能帮着蒋泊锋尽可能的分担一些,陪着催着蒋泊锋去换药,帮着蒋泊锋洗洗衣服。

    没几天,甘涔就开学了。

    在校门口的时候,甘涔自己拿着行李,舍不得分开,又交代蒋泊锋现在吃着消炎药千万不能喝酒,一滴酒也不能喝。

    蒋泊锋一路上都保证了好几次了,瞧甘涔的嘴都快撇到地上去,好笑道:

    “哥不是周六就来接你了吗?统共你才上三天的学,嘴撇这么长干什么?”

    甘涔一想,好像也是...,他就是受不了这个分开的氛围,他问:“周六几点接我?”

    蒋泊锋说:“下午...”

    甘涔瞪他:“上午!”

    蒋泊锋怕了他了:“好好好...,上午,你赶紧进去吧啊,一会儿食堂没晚饭了,明天上课起早点,别迟了。”

    甘涔点点头,他的行李不多,蒋泊锋不让他带那么多,只让他带了这周够用的,剩下的以后慢慢拿,甘涔回宿舍把床铺好,就去食堂吃饭了,路上碰见刚从图书馆回来的许嘉平。

    许嘉平拿着书跑上来:“甘涔!你回来了!我正要找你呢!”

    甘涔停下脚:“咋啦?要和我一块去吃饭?”

    “不,我吃过了,”许嘉平跟着甘涔一块走:“寒假我在图书馆仔细想了想,我们那个中频电路的信号发射器有点缺陷,它不保证信号发射是否成功,甘涔,之前你在课上不是说,有个信号模拟器吗?”

    甘涔“呃”了一下:“啊...?我...我说过吗...?你肯定听错了吧....”

    许嘉平认真回忆道:“你说了啊,我考虑了一下,我们是应该做一个信号模拟器,模拟环境中可能产生的杂波干扰...,”

    甘涔加快了脚步:“不不,我绝对没说过!!”

    许嘉平追上他:“现在离实验课作业的期限还有半个多月,我们既然做了信号发射器,保证它适应环境发射成功是配套工作,我寒假的时候仔细研究了一下突破口,我们可以模拟出不同的干扰比来测试...”

    甘涔的头已经疼起来,想要脚底抹油:

    “信号发射器不就是发射出去就完了嘛...!你相信我,吴教授肯定也是这么理解的啊...!模拟器难点太多了,光是怎么模拟怎么调试就太难了...,不是我不想帮你,这超出我的范围了...!我做不来的...!”

    “好吧...”许嘉平停下脚步,很可惜地说:“那我只能自己研究了,但是甘涔,咱们系实验课题结束的同学都要去参加春季运动会的训练啊,还有这几个项目,你吃饭的时候看看,你要报哪个....”

    刚窜出去三米的甘涔又赶紧跑回来:“...啥?啥运动会?啥训练?”

    许嘉平摊开班会的笔记本:“上午系里开会说的啊,哦对,你没来,咱们学校四月中旬要办春季运动会,咱们系的人少,项目都出不够人,所以每个人都要报呢...”

    “不过你来的有点晚了,现在能报的只剩男子三千米,男子跨栏,掷铁饼,长距离游泳...,三千米的训练时间是每周二周三和周五的下午五点到七点半,跨栏是周六周天的上午七点到十点半,长距离游泳...”

    甘涔只看了一眼那训练时间表就腿软,一阵眼前发黑,忙扒住许嘉平的胳膊。

    许嘉平问:“你要报哪个?一会晚了就更是别人挑剩下的了...”

    甘涔回过一口气:“许嘉平,不...!许班长!!我伟大的许班长,我觉得那个模拟器我行!真的,我现在特别有灵感!!”

    许嘉平说:“你刚才不是说发射器就是发射,模拟器你做不来吗?”

    甘涔立刻举起手:“不不不!我们怎么能干这种只管杀不管埋的事呢?这太不道德了!我们一定要做模拟器!虽然我现在想不出来,但我保证我这两天一定能想出来..!!你给我点时间!!”

    许嘉平实在忍不住笑了:“那行吧..,那你吃完饭,我们实验室见啊,我已经有了初步的设计方案,等你来了我们再商量商量。”

    “马上马上,我吃个饭,等我啊!”

    甘涔一溜烟跑去食堂了,许嘉平笑着摇摇头,也去实验室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训练前的甘小涔:我不行啊…,来不了啊…,超范围了啊…

    听说后的甘小涔:拜托拜托选我我可以!!

    两只崽崽再一步步往上走啦,区别是有些是乘风而上(蒋爹),有些是被迫营业!哈哈哈!

    国营的京成是过渡,算是蒋爹年轻时积攒建筑这行的经验和人脉的一个有力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