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新家(下) 第(1/2)分页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新家(下)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甘涔午饭吃得很少。

    桌子上有一半的菜都是剩下的,连蒋泊锋给他剥好的虾肉,挑过刺的鱼,他也吃不下了,蒋泊锋结完账,提着给甘涔打包的虾上车。

    甘涔额头正抵着车窗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蒋泊锋伸手探了下:“是不是在厂里太累了?不习惯?”

    甘涔回过神,他怕蒋泊锋看出他的不安,打起精神笑,开心道:“没有...,在想搬家的事呢,哥,我们这又是换车又是换房的,我还没习惯呢,不过我好开心!哥,你怎么突然想着搬家啦?”

    蒋泊锋发动车子:“本来上半年就想搬了,但那会儿正忙,刚好去年有几套别墅是拿去送领导的,都是一套套派人仔细盯着装修的,上上下下放进去的都是进口家具,他们挑完了,还剩下两套,我去看了,环境都挺好的。”

    蒋泊锋换一辆八十万的新车甘涔都能兴奋半天,现在两百多万的房子买了,他倒是一点都没心思关心里面的摆设,甘涔的手指扣紧了安全带:“哥...,那新房子在哪个区啊?”

    蒋泊锋说:“两套都在奉宁区,离你学校是远点,不过也没事,周一我去送你。”

    奉宁区...,在奉宁区...!

    甘涔根本没听清楚蒋泊锋后半句讲的是什么,他被“奉宁区”这三个字好像是一瞬间在耳边投下了一颗深水炸弹,奉宁区立隅西路132号…

    轰地一声,过去的回忆仿佛是被点燃的引线,随着一声轰鸣,甘涔的耳边犹如翻江倒海汹涌起的潮水,携着巨大的压力,连同着这个他无论如何都忘不掉的地址一齐倒灌进他的脑海...

    “涔涔,涔涔?”

    蒋泊锋的眼神里满是担忧,他靠路边停下了车,摸到甘涔大夏天却忽然冰凉的手:“你怎么回事?从刚才开始就心不在焉的,手也这么凉,是哪里不舒服?”

    甘涔本来就白,他精神受吓,小脸看起来毫无血色,煞白煞白的,他抱住蒋泊锋:“蒋泊锋,我害怕…,”

    他刚才在厂门口还开心地一直都哥、哥的叫,这会儿忽然变成了蒋泊锋,甘涔一般叫蒋泊锋的时候,不是在心里在骂蒋泊锋,就是说他真的有事了…

    蒋泊锋不明所以,搂着他:

    “怕什么?”

    甘涔怕什么呢?他怕回到过去那个小洋楼,他害怕面对那个曾经他犯下大错的地方,再也无法弥补的地方....上辈子,如果说他和蒋泊锋在一起的前几年他只是一个没有脑子的愚蠢花瓶,那么他和蒋泊锋搬去洋楼的后几年,他往蒋泊锋心里捅的那些刀子,大概是连一条畜生都不如的...

    重生以来,他一直都刻意在回避着他的过去,那栋洋楼就像是他拼了命想要忘记抹去的污秽,如今将要再一次被赤l裸l裸地摊开在他面前,像一记耳光,提醒着他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害得深陷泥潭,提醒着他,他曾经过着那样养尊处优的日子,却不知满足,不分好歹,一次次狠狠背叛了深爱他的丈夫…

    甘涔的唇抵在蒋泊锋的颈侧:“蒋泊锋…,如果有一天...,我犯错了怎么办....?”

    蒋泊锋皱眉,安抚地摸了下他颈后的碎发:“那就认错,没事儿。”

    甘涔听到蒋泊锋说“没事儿”的时候,眼睛忽然就湿了,泪水像泛酸的潮,涌向眼眶。上辈子他听信画家,偷走巨额公款,第二天早晨警察找上门,蒋泊锋也是这样对他说,没事儿。

    甘涔从来都没对任何人说过,甚至他与画家远走高飞,过得穷困潦倒的那五年,他每日被白1粉折磨的想死,他也从不敢在脑海里深想那个早晨...

    他不敢想,他不敢想当警察来的时候,他面对警察盘问时的躲躲闪闪,身边的蒋泊锋到底有没有察觉?

    甘涔一直骗自己蒋泊锋是不知道的,否则那足以让蒋泊锋坐牢的罪名,蒋泊锋但凡有一丝的怀疑,都绝不可能放他走的...

    可他心里又清清楚楚的明白,蒋泊锋是那么了解他的一个人,他们在年少最难的时候相爱,依偎取暖,他一个眼神,蒋泊锋就知道他是想哭还是想笑...

    他当时拙劣到家的演技,根本藏不住的心虚与害怕,以蒋泊锋的眼睛,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自己的枕边人有问题的...

    可即便蒋泊锋看出来了,他仍然对他说了一句“没事儿。”

    往后的五年里,那个早晨成了甘涔时时刻刻悬在在心口上剜心挖肺的刀,他无数次的想,他宁愿蒋泊锋那天早上是毫无察觉的,他宁愿他从此往后在蒋泊锋眼里就是个忘恩负义的浪荡l货,他也不愿意,不愿意让蒋泊锋被警察带走前,亲眼看着他为了另一个男人骗他...

    “涔涔,别哭..,怎么突然哭起来了?”

    甘涔一个劲得掉泪,也不说话,蒋泊锋拿着纸给甘涔擦,有些着急:“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先跟我讲....”

    甘涔哽咽:“蒋泊锋...,如果我是犯了很大很大的错呢…,大到再也无法弥补,你再也不会原谅我、甚至再也不想看见我了...,怎么办…?”

    他抓着蒋泊锋的衣衫,蒋泊锋看他攥地那样紧:“你在我心里没有这样大的错的...,只要你告诉我,我会原谅你的,不会不想看见你...,你到底做什么了?你是怕我发火,不敢讲?我不发火,你先不要哭,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蒋泊锋放柔了声音哄着他,甘涔满心想的都是如果蒋泊锋再也不想看见他了,他承受不了的,他根本承受不了的...!一想到这儿,甘涔就像是心被人挖走了一样痛:“我真的知道错了....,蒋泊锋,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是没有脑子,我是蠢到家了,但我发誓我是真的知道错了...!知道到你就算要打死我也没关系…,你原谅我好不好,再痛我也可以忍的,真的,也不会躲…,我再也不会犯了…你原谅我好吗...?”

    整个车里都是甘涔的哭声,他情绪激动起来就很难再冷静下去,他忍不住想,他已经二十岁了,马上就二十一岁了,当年这个时候他因为和狐朋狗友玩六l合l彩,被蒋泊锋抽下皮带狠狠抽了一顿,胳膊上还有被皮带的金属扣抽出的一道褪不去的伤疤。

    如今他去念大学了,碰不到原来那些人了,手臂上自然也没了伤痕,皮肤比上辈子还要白皙细嫩,可想到这辈子他们的冥冥注定,躲开的似乎都要用另一种方式偿还...

    甘涔抹去眼泪,撸起袖子:“蒋泊锋,你打我吧!好不好...?你狠狠打我一顿…!我发誓我会改的,我肯定不会叫的…”

    甘涔说着又伤心的哭起来,他连自己说出来的保证都做不到...,他哭着说:“对不起…,蒋泊锋,我又撒谎了...,我可能也会叫的,因为真的太疼了…!我忍不住的…,但我会让你打完的,我自己脱,蒋泊锋,你别不要我,打完了就原谅我好不好....,好不好…”

    甘涔哭的鼻涕和眼泪都混在一起,全流下来,蒋泊锋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混乱地哭。

    蒋泊锋的头都快炸了,眼见着甘涔哭得根本挺不住,要在车里发疯似的脱掉短袖赤l裸上身,他抓住甘涔的手腕,发火道:“甘涔!不许再给我哭了!!”

    蒋泊锋隐隐压低的嗓音里怒火和威慑都是显而易见,陷入情绪的甘涔也吓了一跳,连脱衣服的手也僵在□□的肋骨处。

    蒋泊锋沉声说:“把你衣服穿好。”

    甘涔低下头,缓缓放下手,没声了。

    蒋泊锋吸了口气:“甘涔,我这两年跟你动过手吗?”

    甘涔一愣,这两年,想想除了他们刚来建京的时候因为那次太t阳城的混战蒋泊锋打过他,后来蒋泊锋都宠他宠他没边,哪里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

    甘涔摇摇头,声音有点哑:“没…”

    “我他1妈没打过你你在这儿哭什么哭呢?!”

    蒋泊锋火道:“还是你现在犯了什么大错了没告诉我?你趁早跟我说,别给我前前后后铺垫这么多,该打的逃不掉,不该的你也别在这儿自己吓自己,回头再给你吓出毛病了,现在讲!!”

    蒋泊锋平常哄他的耐心下限都是很低的,但这会儿显然是到头了....

    “现在还没犯…”甘涔小声说,然后又赶紧摇手,头也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以后也不会犯…!!”

    蒋泊锋也想了想,甘涔最近确实也挺老实的,没听见他闹出什么幺蛾子,他问:“那你没犯错,刚才哭半天是哭什么?!”

    哭什么....,甘涔抓抓头发:“就是哭…,就是…”

    他现在不哭了,大概是刚才脑子里的水流出去的多了,连带着人也清醒不少,他支支吾吾的,总不能跟蒋泊锋说,他刚才哭太过头了,有点搞不清楚了,拼命在忏悔上辈子的事吧....

    上辈子的事他宁愿一辈子烂在肚子里,也不要跟蒋泊锋讲,甘涔纠结半天:“....其实我之前做了一个梦,梦里梦见咱们搬家之后,....我好像犯了个什么错…,你特别生气...,然后狠狠打了我一顿…,刚才一下子想起来了…,”

    甘涔说到后来就没了音,不敢去觑蒋泊锋的脸色,也不知道他说的这么扯...,蒋泊锋听了会不会想揍他...

    果不其然,蒋泊锋一听他闹这么半天就是因为一个梦,咬着牙扬起手:“要不是在车上,我真想现在就抽你一顿!”

    甘涔缩着肩膀一闭眼,巴掌哪儿会落到他身上,他听见车门被甩上的声音,是蒋泊锋下车了。

    他扒着车窗看,见蒋泊锋掏出钱包,在路边小卖部的冰柜前买了两只冰棍。

    “放脸上敷敷,都哭成什么样了,明天肿了看你怎么回厂里。”

    甘涔眼周和脸颊嫩嫩的地方都哭得红肿起来,两个冰棍贴着脸,甘涔吸吸鼻子:“....我还有点儿渴....”

    哭这么多能不渴吗,他可怜巴巴的肿着眼睛,蒋泊锋真是无话可说,下车去给他买水了。

    等拿回来,给甘涔喝了两口,他捂着雪糕,脸蛋儿被冰的难受:

    “哥...,这雪糕好冰呀…”

    蒋泊锋瞪他:“冰着吧!原先你是成天想一出是一出,现在是梦一出哭一出,我看你脑子就没接对上线过!是不是又在厂里偷偷看什么神神鬼鬼的小说了?回去就赶紧给我全扔了,听见没有!”

    甘涔被骂,捂着冰棍只能点点头,咕咕浓浓地说他接对过线呀...,没接对能考上大学吗...

    蒋泊锋启动车子,开了一会儿,甘涔如坐针毡似得,又没办法,算了...,住就住吧,不然上辈子蒋泊锋没打他的,一会要打了,要是实在住得受不了,只要他跟蒋泊锋说,蒋泊锋肯定会换的…

    建京这几年发展的很快,奉宁区的许多道路都是刚刚翻新拓宽的,主干道到后来都没什么太大的变化,随着车在熟悉的路口开始右转了,甘涔下意识的慌:“等等!哥,不是要直走吗…!”

    蒋泊锋给他闹了一下午了:“老实坐好!直走你要去哪儿?!你自己住啊!”

    甘涔傻眼:“我们难道不是住....”

    难道不是住立隅西路132号??这方向不对啊!

    甘涔眼睁睁地看着蒋泊锋转了弯,根本没去立隅西路,终于到了门口,是个现在绝对称得上高档的别墅小区。

    里面都是独栋别墅,跟后来挤在一起的联排别墅还不一样,现在能买的起墅都是这个时候真正的有钱人,容积率低,因此别墅分布的分散的很,车停在一栋三层花园别墅门口,蒋泊锋下了车。

    甘涔吃惊地长大嘴巴,这怎么不是原来那个小洋楼啊…!明明是奉宁区啊!是不是走错了?!

    他扒着蒋泊锋的手臂:“哥,那个...,是不是还有一栋…,”

    蒋泊锋拿出钥匙:“有,都是一个小区的,不过是前面那几栋,一会儿带你去看。”

    独栋别墅有三层,前面后面都有花园,因为是送给领导的,看着不起眼的树木花草,不少也是专门从外省运送过来的名贵品种,蒋泊锋打开门,甘涔迈着僵直的腿进去…

    整个装潢是时下最流行欧式豪华风,气派的石材堆砌,名贵的家具摆设,甘涔看着这么大一个从上面垂下来的水晶吊灯,咽口口水:“哥,不是奉宁区吗....”

    蒋泊锋推了一下他的头:“是奉宁区啊,看看喜不喜欢。”

    甘涔一时间觉得自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