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第60章 第六十章:公派留学? 第(1/2)分页

第60章 第六十章:公派留学?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吃完饭,蒋泊锋开车把甘涔送到了学校,路上,蒋泊锋好像有话要跟他说,只是甘涔叽叽喳喳的说怎么和许嘉平解释,等他反应过来再问蒋泊锋时,蒋泊锋又说了没事。

    “我这几天不在建京,你自己在学校照顾好自己。”

    甘涔都要解开安全带了,闻声又坐了回去,不舍地凑近了,趴在蒋泊锋脸上亲了一口:“又要出差啊?去哪儿?”

    “深圳。”蒋泊锋不放心他,又嘱咐道:“在学校不许吃太辣的,最近天热,容易上火,你不准去食堂二楼右边那个窗口打饭。”

    华京食堂二楼右边的做饭阿姨是四川人,经常做川菜的,辣子鸡丁和毛血旺都是甘涔最爱吃的,他有些不情愿:“在哪儿打饭你也要管啊...,我去食堂就这点儿奔头了...”

    蒋泊锋不理他,又说:“听见没有。”

    “知道啦知道啦,记得给我带包回来啊,”

    反正说再多也要听蒋泊锋的,甘涔掏出手机,发了一个牌子给蒋泊锋:“我想要这个LV的双肩包,装书用的,你记得给我带回来啊,在我们这儿商场没卖的,上次去人家柜台小姐说要深圳的商场才有的。”

    蒋泊锋记下那一串的英文牌子,说:“好。”

    甘涔背上书包下车了。

    到了寝室,其他人都去上课了,甘涔犹豫怎么跟许嘉平开口,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就见许嘉平一个人正坐在桌前,埋头写着什么。

    甘涔走近一看,发现竟然是他的论文,他那屎一样的文章被许嘉平用工整的字迹在每一页上标注的密密麻麻。

    “许嘉平…,你…?”

    许嘉平的眼圈是与徐开一般的两团青色,甘涔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有点两腿发软:“那个...,许嘉平,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可以解释的...!但我真的跑不动了...,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讲…?”

    许嘉平熬了一个通宵为他整理论文,不懂他的意思,不过甘涔说话向来有那么几句是会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他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吴教授后天要去华盛顿开学术研讨会,之后二院会有一个重点项目,他没有太多时间来学校了,如果在吴教授走之前你的论文初稿还没通过的话,对毕业会有影响的...,在鹿沂山的时候我仔细研究了你的手稿,论文框架我已经帮你搭起来了,具体一些数据,还需要你补充...”

    许嘉平将论文推给他看,甘涔愣住,看清楚之后,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他不擅长处理这种情绪,上辈子他没有几个朋友的,至少是这样真心为他好的朋友。

    “谢谢你啊许嘉平...!这个论文我头疼很久了…!谢谢...,还有,那个,昨天晚上的事...”

    许嘉平咳嗽了一下:“甘涔,昨晚你喝醉了,我知道你是...,胡说的..,如果你觉得我会在意,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早上来之前甘涔或许还想过找个借口胡诌过去,但现在他不想骗许嘉平了。

    “不不不,我也不想瞒你,其实我跟我哥...,不,我跟蒋泊锋...,就是....”

    跟许嘉平说话甘涔可注意多了,不能像早上跟徐开那个粗人一样‘搞来搞去’的,可他肚子里一共就那么点墨水,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什么文雅的好词儿。

    “...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甘涔只得这么说,俩人之间沉默了好一会,甘涔受不了这样尴尬,主动退步:“没关系的,我知道我们俩的事放在现在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难接受,属于那什么...,道德败坏、搞乱市场、括不知耻…”

    “恬不知耻,那个字念恬。”许嘉平提醒他。

    “哦哦哦,好吧是恬...,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接受不了也没关系…,我...”

    甘涔说着,许嘉平似乎对他组织语言的能力不抱什么希望了,他叹了口气,从桌兜里掏出了几本书,是什么《古今中外同性社会族群研究》,还有《同性恋文化》之类的。

    甘涔斜眼去看:“这是什么?”

    “今天早上借的。”

    这些书如果不是昨晚的意外,大概是许嘉平这样作风严谨的三好学生一辈子也不会涉猎的范围...,许嘉平微微握了拳,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

    “甘涔,我认真研究了一下...,其实同性...,同性之间产生爱慕之情..,咳咳,从古至今,在国内国外的历史上都有的...,佛洛依德说,同性...,同性之间的感情只是少数人的一种倾向,并不是什么过错…。甘涔,如果你....,咳咳,你喜欢男人,我觉得这个是你个人的自由,但是....”

    许嘉平的喉咙里像是装了一台卡了带的录音机,讲话讲的磕磕绊绊,两性问题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难张口了,尤其是他连两性都还没经历过,就被迫去研究同性阶层了。

    “但是蒋哥是你的亲表哥...,你们有血缘关系,咳咳...!这在伦理上...,我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说实话,许嘉平前面说的什么佛什么德的,还有同性、爱慕、倾向之类的一套一套的理论甘涔一句都没听懂,他只听懂了最后一句,于是很惊讶的说:“啊?原来你以为我和蒋泊锋是乱l伦啊?!”

    许嘉平连忙回头去看宿舍的门关好了没有:“你小点声…!这是什么光彩的事吗?”

    甘涔愣了好一会,才从许嘉平话里的意思中反应过来,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但我和蒋泊锋真是不是乱1伦…!之前我跟你说蒋泊锋是我表哥,其实是骗你的,这不是为了掩饰一下嘛...,蒋泊锋不是我表哥,他就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就是同学关系,没有血缘关系的...!”

    许嘉平问:“那这么说...,蒋哥不是你的亲表哥?”

    “当然不是了!”甘涔说:“要是和亲表哥搞,就是我也会有心理负担的好吗...!我和蒋泊锋是一块在老家念的高中,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只是他那个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念不起大学,只来建京打工,说起来,我也是因为他要来建京我才跟着来读大学的,如果他不来我也不会来的,就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天知道许嘉平因为这个古今中外都实在难以跨越道德问题辗转难眠了一夜,他的额头都在刚才的对话中紧张地冒出了一层汗水,像是生怕甘涔会直接承认他和蒋泊锋就是“乱1伦”似的,对于甘涔,实在是很难拿常理去推测的。

    现在得知两个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许嘉平擦了擦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是亲表哥就好...”

    “哈哈哈哈哈,”甘涔彻底笑得挺不住了,斜身揽住许嘉平的脖子,扬起眉毛:“许嘉平!我真的太感动了!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个小古板竟然为了我能把标准降到这么低的道德底线上…!哈哈哈,来之前我还特别忐忑,怕你接受不了,再也不理我了,没想到你这么把我当哥们儿!还帮我找理论依据...!”

    甘涔说:“许嘉平,我宣布!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甘涔最好的哥们儿了!以后不管出什么事你都不要怕,尽管报我名字,我罩着你!!”

    许嘉平叫甘涔豪迈地搂着肩膀晃来晃去,瞧他刚才进门前还一脸忐忑,转眼之间就笑得这样开心,就好像他这个人原本就应该在这许许多多的规则之外的,难以受世俗的约束。

    许嘉平也跟着笑了一下:“我们不一直都是最好的学伴吗?”

    ....

    甘涔和蒋泊锋的事因为酒醉,算是在许嘉平和徐开之间小范围的“公开”了,大概是与蒋泊锋的交际圈并不重合的缘故,这并没有影响到甘涔的生活,他日子依然像往常一样。

    对于许嘉平而言,其实过去四年,甘涔和蒋泊锋之间展露的相处方式,亲密的早已经远远超过平常兄弟的范畴,他事后回想起来,也觉得他们不寻常的感情早就有迹可循。

    只是他们两个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相处的,时间久了,连他竟然也慢慢觉得蒋泊锋对甘涔的诸多照顾像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一般。

    这里面表现出强烈反对声音的人是徐开,没事就撺掇甘涔和蒋泊锋趁早掰了,他说不动甘涔,便去说蒋泊锋。

    他在蒋泊锋跟前儿列举了甘涔诸多缺点,什么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少爷病严重,脾气又臭又烂之类的,把甘涔气地嚷嚷着要跟他拼了,俩人一见面就斗嘴,蒋泊锋头疼的很。

    转眼到了三月份,宿舍里其他几个人都基本定下了工作,有门路的不靠学校分配,自己找关系留在了建京的好单位。

    潘文大学四年虽然女神没追到,但成绩也算不错,被分回了老家昆城,当小学的语文老师,一个宿舍里只有他和许嘉平没有着落,

    甘涔也不着急,要是让他选,他是连工作都不想选的,他毕业就想着让蒋泊锋再给他换辆小跑车,然后没事就出国旅旅游,参加参加拍卖会,逛逛商场,再养一两只猫猫狗狗的,好好弥补一下上辈子让他作没的时光。

    或许他这辈子也能培养出点别的爱好,但那一定是花钱的爱好,和赚钱没关系,关于赚钱,甘涔真的没兴趣,反正他赚来赚去,还不如蒋泊锋随手给他的零花钱多,费那个劲做什么。

    只是天不遂他愿,四月份的时候,甘涔刚从鹿沂山军区指导完战士操作09雷达,就和许嘉平一起被叫去了院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三个学生。

    院系主任拿着上面下发的红头文件,严肃地说:“经过学校选拔、院系领导一致决定,你们五个人作为代表华京大学的学生,公派前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硕博学位,你们都是华京电子工程系最出色的学生,也是未来中国国防科技领域最优秀的后备力量,这次的公派名额来之不易,你们也不必有任何后顾之忧,留学期间,你们的一切学费生活费都由国家留学基金管理会评估,全部承担...”

    办公室的五个学生听闻他们即将去美国世界排名前列的著名学府进修,还是公派留学!一时间像是被从天而降的巨额彩票砸中,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有甘涔,他看了一眼发下来的文件。

    “我不去。”

    系主任也带了甘涔四年,他知道甘涔在科研上的天赋旁人难以企及,也知道他的小孩子脾气:“甘涔,这次前往美国进修的机会是多少学生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学校领导一再开会研讨才决定的,这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甘涔有些烦,他重复了一遍:“老师,我说了我不去,我只留在建京,别的我哪儿都不去。”

    甘涔说完,竟然直接留下一众人,推门走了。

    系主任在后面握着文件:“甘涔!你去哪儿?!你给我回来!”

    许嘉平见系主任着急,便说他去找,急匆匆地推门去追甘涔了。

    “甘涔!”

    许嘉平气喘吁吁跑下楼梯,追上他:“甘涔,你知道这次公派留学的机会有多难得吗?那可是麻省理工,那儿有全世界最好的科研条件,有最精尖的设备,我们可以...”

    “我不可以!”甘涔扬起了声调,他看着许嘉平,突然觉察出不对:“许嘉平,你这么冷静,是因为留学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从吴教授那里,早就我们两个会被公派留学的事是不是?!”

    许嘉平动了下嘴唇:“是...,我们去鹿沂山之前我就知道了,我和你的名额是吴教授跟二院点名要来的,甘涔,你不要冲动,这次公派机会真的很重要,以你的天赋和才能绝不能埋没在建京一个小研究所里的,留学回来之后,我们会把最先进的技术带去二院总院...”

    甘涔一个字也不想听:“你想去二院实现你的理想,你的抱负,你要投身祖国,我不管,可我不想!你知道我不会去的,留学要去几年你知道吗?!你以为是一个暑假吗?蒋泊锋在建京,我怎么可能离得开他?”

    许嘉平犹豫了一下:“甘涔,最多五年...,五年之后我们就会回来的,你担心蒋哥的话,我想他会支持你的,留学这件事从鹿沂山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就跟蒋哥说了,他说他同意,他会劝你的。”

    甘涔的脚步一顿,他回过头,眼神中除了震惊,似乎还透着一股不可置信:“你说什么?他同意?”

    许嘉平说:“是,蒋哥说他会和你谈的...”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