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25、第二十五章:挨踹 第(1/2)分页

25、第二十五章:挨踹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到了二十五号当天,甘涔没去上课,舍友潘文回来,看见甘涔在床上拿个本子鬼画符似写着什么,还以为甘涔要转行去算命。

    甘涔没心情跟他贫,说老规矩,帮他查下寝,背上书包就走了。

    “甘涔这两天怎么了啊,魂不守舍的。”

    许嘉平推了下眼镜,拿着书摇摇头:“不知道,连上课都不怎么睡觉了,不知道琢磨什么事。”

    王皓刚打完球,卷起背心擦了把汗,踢了个凳子坐下来:“诶,你们知道,甘涔那个表哥是干什么的吗?”

    潘文从桌上的零食里随便拿了盒巧克力,撕开,这些还是甘涔拿过来的,说是他表哥给他买的,甘涔一个人吃不完,加上他心大,东西又经常乱扔,就放在桌子上大家一起吃。

    潘文放了一块在嘴里,还挺好吃的:“甘涔不是说他哥在饭店当经理吗,怎么了?”

    “什么饭店经理,”王皓把毛巾往桌上一扔,瞥了眼潘文手上的巧克力:“你知道你手上这盒巧克力多少钱吗?”

    一盒巧克力能有多少钱啊,小卖部五毛钱钱一板呢。

    潘文问:“多少钱啊?”

    王皓拿着他刚吃完的那一小块儿的包装纸:“看见没,C、O、Y、A、M,进口牌子!光这一小盒要小一百八十块钱!就你手上这块,最起码值三十吧,我就问问哪个饭店经理买得起?”

    潘文“噗”的一声,差点把嘴里的巧克力喷出来:“你说什么??一百八??!”

    “就这一小盒???就这六块儿???”

    潘文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我还以为顶多五毛一块呢,怎么办!居然要三十!!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完蛋了!我竟然吃了甘涔这么贵的巧克力!”

    许嘉平也被王皓说的价格惊到了,但他还是冷静的,放下书:“别吵别吵,甘涔不是小气的人,之前他不是也老跟你分吗,让你吃就是让你吃,又不会让你赔。”

    潘文这才拍着心口顺顺气,他家境不好,想到他有时候晚上喊饿,甘涔扔给他的零食居然这么贵,心里还有点感动,

    “你们知道这说明什么吗?”王皓问。

    潘文说:“说明甘涔

    他哥真舍得给他花钱啊...!你说我怎么没这么好的哥啊!我家亲戚就会来借钱,也不看看谁的锅更干净....”

    王皓一脸你没救了的翻了个大白眼:“说明甘涔他表哥就不是饭店经理...!!前几天我爸老板的女儿在□□过生日,你猜我看到了谁?!我就看到甘涔的表哥了!你们知道□□是什么地方吗?那就是建京□□的老巢!”

    潘文正给甘涔把桌上的零食收起来:“哎哎,我说王皓,你不喜欢甘涔也至于这么说人家吧,你说人家是□□,那你爸的老板还去那儿过生日啊。”

    “你...!真是个蠢蛋!我劝你少跟他混在一块儿!”王皓气地把手边的杯子往桌上一摔,走了。

    甘涔到了太阳.城,才刚刚下午六点,他问迎宾,迎宾说蒋泊锋现在不在,甘涔想应该是他还没回来,就在对面找了个地方等。

    自从他那天从太阳.城回来,甘涔就一直在想,从前他一直以为蒋泊锋就是在一次砸场里受伤的,但现在他觉得不对,他仔细回想了那天在医院他看见的受伤的人,竟然发现有好多头破血流的都是服务生,而不是楼下的那些打手。

    甘涔猜测,他们应该是从太.阳城内部打起来的,一定是有人在楼上突然动手,而楼上没有那么多打手,才杀了蒋泊锋他们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甘涔绞尽脑汁也只能猜到这儿了,他朝着对面的□□看,正看见一辆黑色皇冠停了下来,甘涔倒抽了口气。

    现在的一辆皇冠可是十足身份的代表,比后面什么奔驰宝马都值钱,一辆车就要四十万起价,四十万啊!一定是个大人物!

    甘涔仔细看,下车的是个中年男人,被□□里面出来的好几个人恭恭敬敬请到里面去了。

    甘涔不认识,摇摇头,又觉得肚子有点饿。

    淮杨路上的店都是前脸撑门面,装修的上档次,他绕到□□后面,就是一条脏的不行的小巷子,甘涔在路边摊买了个烧饼加鸡蛋,正吃着,就听见身后一阵催促的滴滴滴的车喇叭响。

    “小子!戳那儿站着是眼瞎还是耳朵聋啊!赶紧滚!”

    甘涔拿着饼,往旁边边挪了挪,就看见两辆车后面还跟着七八辆摩托,从他身边一脚油门开了过去。

    甘

    涔望着,后车座上还载着好几个混混,他们停下车,从车里出来的黄毛跟他们打了个眼色,手里拎着沉甸甸的黑包就进去了。

    甘涔啃着饼看着,也就是现在还没流行起互联网,不然甘涔非得给他们拍照投到非主流贴吧去!尤其是那黄毛,头发烫的跟厕所刷子似的,拽什么拽啊...

    等会儿,进去??

    他们进哪儿去了?!

    甘涔草草擦擦嘴,跑上去一看,这不就是□□的后门吗?!

    应该是后厨扔垃圾的地方,下水道旁边淌着一片杀鱼又杀鸡的脏水,腥气的不行,因为这个点还没开始营业,几箱装着水产海鲜的箱子就垒在门口,但不知道为什么没人看着。

    甘涔一瞬间只觉得头都大了,他抓了抓头发,想想刚才进去的人...

    操,不会这么巧吧....!!

    甘涔饼也不要了,急急忙忙跑回去,没一会,就看见□□门口一辆夏利停下,下车的三个男人里就有蒋泊锋。

    “哥!”

    蒋泊锋回头,一眼看见马路对面的甘涔,不由地皱起眉:“甘涔?”

    蒋泊锋跟另外两个人说了一声,穿过马路过来,甘涔看着蒋泊锋就是要发火,趁着他要骂人前先开口:“哥!我们学校明天要交书费...!要交二百块钱!我是来跟你拿钱的...!”

    蒋泊锋熄了点火气:“那明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说不就得了,用得着跑这么远?”

    蒋泊锋从兜里掏出二百:“赶紧给我回去,以后没我同意不许过来。”

    甘涔头痛,突然灵机一动,指着一边的超市:“哥...!我还没吃饭呢,我想吃面包。”

    “事儿多的你。”蒋泊锋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又看甘涔眼巴巴地看着他,只好走进去给他买。

    甘涔趁着这会儿,凑在蒋泊锋身边:“哥,你们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要过来啊...?”

    蒋泊锋在货架上看了一圈:“要哪个?”

    都这节骨眼儿谁还关心吃什么呀!甘涔随便指了一下:“是不是啊哥,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一辆好气派的车...!车头还有一个皇冠标志呢,我听我们同学说那车可贵了,一辆要好几十万呢...!是不是你们老板要过来啊?”

    蒋泊锋拿上面包:“一会儿给你打辆车,给我回学校去。”

    甘涔有点着急:“哥...!那个,你们老板,是不是去哪儿都会带一群保镖啊,..我刚才从后门那里过,看见十几个人进去了...!你们后门也没人管,要我说多不安全啊,那么贵的海鲜放在哪里,不怕丢了啊...”

    蒋泊锋付账的手一停:“你说,你在后门看见有十几个人进去了?没人管?”

    “是啊是啊!”甘涔连比划带说:“我亲眼看见的!真的进去了!他们有的开车有的骑摩托,进去的最起码有十几个人!还有一个人还染了一头黄毛,我还以为是你们老板的保镖呢!”

    蒋泊锋沉着眼眸不知道在思索什么,他快速结了账,把面包塞进甘涔手里。

    甘涔扒着蒋泊锋的手臂:“哥,那我今晚能不能在这儿...”

    “不能,给我回去。”

    蒋泊锋的语气不容商量,在路边招手拦了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声去华京大学,又付了车钱,给甘涔直接塞了进去:“今晚在学校老实待着,再到处乱跑我就打断你的腿,你不信试试啊。”

    不等甘涔急着要说话,蒋泊锋直接关上了车门。

    甘涔被关了进去,小脸焦急地透过车窗,看见蒋泊锋的背影匆匆进了太.阳城。

    随着天色黑压压的压下来,甘涔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过往很多事情突然浮现在他眼前,包括上辈子他变成鬼后,在别墅里是怎么看着蒋泊锋一个人在深夜痛哭嘶吼,高大的身躯随着他的死去一点点垮了下去...,

    “师傅!!停车!!”

    一声急刹,甘涔不管不顾地甩上门下车了,他朝着□□的方向跑去。

    不就挨一刀吗,大不了他替蒋泊锋挨了!他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呢!

    甘涔气喘吁吁地跑到太.阳城,刚进去,就听见楼下歌厅那边的打手喊:“什么?三楼打起来了?!抄家伙上楼!!”

    甘涔暗骂一声,他一个最瘦弱的小身板,混在十几个打手身后,比他们还着急地一步几个阶梯的就往楼上跑,到了三楼,已经是混战一片,一伙人手持钢棍片子刀又打又砸,服务员身上头上都是血,叫着:“杀人了杀人了!”

    甘涔一扫,没看见蒋泊锋,光是走廊方向就有四个,他骂了声操,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与此同

    时,三楼西边的蒋泊锋正抄着一根钢管,一脚将前面的混混踹出去几米,抬手用钢管挡住另一侧挥过来的西瓜刀,直接砸下去,是骨头都砸断的声音。

    李宏捂着头上的血,骂道:“操他妈这帮人!敢砸老子的场子!要不是你发现的早,让他们打到四楼周老板那儿去,把今天周老板的生意搞砸了,咱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蒋泊锋的手臂青筋直爆,应付着前面的人,他身手利落下手又狠,简直像杀神。

    很快地,他和李宏在三楼杀出一条路,但是对方的人数太多,李宏刚探出头去,就退了回来:“不行!!外面全是些生瓜蛋子,就会嚎!现在出去就是死!”

    他拽着蒋泊锋闪进一个空包间,李宏掏出大哥大直骂:“你们他妈的在哪儿呢?!老子要死在这儿了!让王二他们在一楼堵着,剩下的全他妈给老子上三楼来!”

    蒋泊锋握着钢管,往外一看,突然想到甘涔的话,他蓦地神色一凌:“宏哥!调虎离山,有人要去四楼!”

    李宏一下子脸色惨白,再看外面那些人似乎都没个目标似的乱砸一通,一瞬间腿都吓软了。

    今天可是周老板谈大生意的日子!来的几个人客人各个都来头不小,要是在他负责的时候出了事,毁了周老板的生意,那他估计明天就得被剁了扔河里去!

    “走啊!!”

    俩人匆匆赶到四楼,四楼还安静的很,一个人也没有,蒋泊锋一晃,正看到一个瘦高的黄毛就站在周老板他们会客的私人包间门前,一只手握着门把手,一只手正拿着一把枪要进去!

    李宏两眼一翻,竟然腿软晕了下去!

    黄毛也发现这边的动静,惊慌地举起枪指了过来,看见是蒋泊锋他们,又顾不上一样,立刻调转枪口要进去。

    就在这时,只听见“啪!”的一声,整个四楼直接陷入一片漆黑。

    是断电了!

    黄毛立刻慌了,骤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他收起枪就慌不择路的朝后面跑,蒋泊锋拿起钢管去追,没想到在拐角里眼神一晃,就看见黑暗里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正努力的踮着脚,够在四楼的电闸上。

    蒋泊锋看清楚,一下子浑身的血液直往上涌,

    冲的一双眼睛血红!

    此刻的甘涔怕地腿都在抖,他从打砸砍一片都是血的三楼一路摸索到四楼,都没看见蒋泊锋。

    他已经吓得心脏要爆炸了,都没注意到刚才拿枪跑过去的人,他生怕蒋泊锋像上辈子一样出了事,他找不到蒋泊锋,又看见三楼四楼共用一条电路,满脑子六神无主,只想着妈的要死一起死吧!老子给你们把电闸扒了!看你们黑灯瞎火的还怎么砍我老公!全都同归于尽吧!!

    “甘涔?!!”

    黑暗里,甘涔一个激灵,猛地回过头,透过一点窗户的光,他看见面前的蒋泊锋,甘涔一瞬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鼻子一冲,就要掉下泪来。

    没想到蒋泊锋拿着钢管直直地朝他走过来,甘涔还没反应,一只大掌就如铁钳一般钳住了他的肩膀拧了一圈,随后,红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