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不要对我撒谎 第(1/2)分页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不要对我撒谎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甘涔的车只能找了个路边停下,他把给蒋泊锋买的领带放在后备箱,给波琳娜拿完东西,俩人一块儿坐上了徐开的车,去万国饭店。

    一路上,他坐卧不安的,徐开瞧着他:“怎么了?我车上有钉子啊?”

    甘涔没好气地咬了一下嘴唇:“你懂什么,等着吧,一会儿蒋泊锋准得骂死我!”

    徐开有些好笑:“甘涔,都三年了吧,你怎么还那么怕蒋泊锋啊,他能吃了你?没点长进...,跟上学的时候一样。”

    甘涔懒得看他,咕哝道:“是是是,我没长进,他又没对你三天一打两天一骂的...!我说,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啊!”

    徐开笑:“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说,...到了,先上去给咱们蒋总点菜去。”

    徐开把车钥匙扔给过来替他开车门的门童,万国饭店落成于国民革命时期,专门用来接待各国外宾大使,在当时称得上是名流云集。

    楼上的西餐厅是上个月刚开的,会员实名制,开业那天蒋泊锋还带他来吃了,味道不错。

    徐开在楼上订了个包间,没一会,蒋泊锋到了。

    “蒋哥!咱们毕业之后,可得有三年没见了吧!”

    “哥...,你来啦...”甘涔不知道怎么了,看蒋泊锋的脸色好像比他想像的还生气些,他下意识地往徐开身后退了一小步。

    蒋泊锋看他一眼,没说什么,跟徐开打招呼去了。

    徐开点菜没什么特点,就是什么贵点什么。

    他现在在广东做进出口生意,他母亲那边的娘家因为上面政局变动,站对了队,亲舅舅三年直升省委部长,给徐开一路开了不少绿灯,徐开这次回来就是打算带他爸妈走的,但他奶奶身子骨最近不大好,他爸妈准备再留两年。

    “...头先是五百万的货物出口给俄罗斯,换他们的大型机械设备,再把设备抵押给银行,一来一回,钱就都滚在手上了。”

    徐开翻了个手掌心:“有了本钱,就开了几个机械加工厂,你们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咱们去香港澳门玩儿,那儿才是真正的纸醉金迷,不去一趟,根本就不知道资本主义就是用金子堆出来的,六七百万一晚上扔进去,连个响儿都听不见...。”

    徐开和蒋泊锋都是在商场摸爬滚打的,聊的无非都是赚钱的事,甘涔吃着,悄悄瞥身边的蒋泊锋。

    他挑嘴,平常蒋泊锋就是再顾着和别人说话,也不会忘记他的,今天蒋泊锋从进来,都没怎么看他。

    “甘涔,你喜欢吃虾?”徐开看甘涔夹来夹去都夹得虾,便叫服务员进来,又加了一道刺身牡丹虾。

    趁徐开跟服务员说话,甘涔戳了一下蒋泊锋:“哥...,那个车..”

    “回家再说。”

    甘涔被堵回去,只能点头,蒋泊锋和徐开聊着,饭间也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一旁的甘涔吃着吃着就没了胃口。

    徐开添酒,才发现甘涔那杯已经空了,杯子就放在蒋泊锋那边:“甘涔,你不喝点?都让蒋哥给你喝,没出息的你...”

    甘涔看身边的蒋泊锋,蒋泊锋低垂着眉眼不说话,似乎是随他。

    甘涔心里莫名其妙的来火,蒋泊锋从来没说过禁他酒,只是甘涔自己有时候喝不对了,身上就红一块白一块的,所以蒋泊锋基本不让他喝。

    甘涔憋着一股火气,把杯子一放:“我怎么不喝,我当然喝了!谁让他替我喝了,给我倒上!”

    甘涔一个人仰头干了一杯。

    ”嘶....哈...!咳咳!”

    甘涔不适应高度数的白酒,入喉一点味道没品出来,直觉得辣的很。

    甘涔被激地眨出眼泪:“徐开!你开的什么破酒啊,辣死我了!”

    “祖宗!两万六一瓶的陈酿茅台,招待你俩我能开破酒吗?谁让你喝那么猛的,赶紧吃点东西垫垫。”

    徐开转着盘子,给他夹了一块鹅肝。

    甘涔嫌弃道:“我不吃这个,拿走拿走...!”

    “行,我吃,”徐开摇摇头,又夹回自己碗里吃了。

    他们聊着天,甘涔不管身边的蒋泊锋,又喝了一杯,幸好白酒杯子不大,要倒第三杯的时候,蒋泊锋扣住他的杯子。

    “他喝不了那么多。”

    甘涔有些醉,不依他:“谁说我喝不了了?!满上!”

    徐开看他脸颊都红起来,也不给他倒了:“行了行了,别喝了,你这酒量跟车技一样差....,扶你坐沙发上歇会儿吧。”

    甘涔见蒋泊锋还没动静,妈的,他握着杯子:“我说我要喝,见着老同学我开心不行啊!徐开,你是不是心疼你的酒啊?!”

    “我哪心疼酒啊,你想要我给你拎一箱都成,走走走,你先歇会儿,缓缓...”

    徐开站了起来,他和甘涔之间隔了一个蒋泊锋,徐开走到甘涔的座位旁,他搭着甘涔的手臂,要扶起甘涔,蒋泊锋终于出声了。

    “甘涔,自己去。”

    蒋泊锋一叫他全名,甘涔是反射性的怕,都不用思考,可他又烦地不得了,甩开徐开的手:“不用你扶,我自己能走...!”

    甘涔倒在一旁的沙发上,听蒋泊锋和徐开继续聊着,他喝的酒劲上来了,就觉得胸膛里热得慌,不过酒确实是好酒,到胃里也没那么难受。

    甘涔渴,他懒得自己倒水,蒋泊锋也没往这边看,甘涔也不理他,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大一会,徐开喝醉了,叫自己的司机来接走了,蒋泊锋看不出醉意,开车带着甘涔回去。

    甘涔一路都酒意昏昏,到了车库,蒋泊锋率先下车,绕到副驾,打开车门,探身给他解安全带。

    甘涔呼吸间都是微烫的酒气,他伸手推开蒋泊锋:“你走开....,你别给我弄....!我不想下车!!”

    蒋泊锋继续给他抽卡扣,他一晚上都这样,甘涔就更急,伸手胡乱打着前面的蒋泊锋:“你没听见我说话啊...!一晚上都不理人,我不就是没跟你说去开了车,你要打要骂直说,你至于一晚上这么晾着我吗...?!你走开...!!我不要下车了...!!”

    甘涔闹起脾气不管不顾的,他伸手去掰蒋泊锋的手指,掰不动,气地抬脚又去踢蒋泊锋,蒋泊锋让他踢了好几脚,裤子上全是乱七八糟鞋的尘土印儿,甘涔窝在副驾上,继续踹。

    蒋泊锋让他踹地有些恼火:“甘涔!你给我老实点儿!你再闹信不信我在这儿打你?!”

    甘涔原本就喝了酒,酒意上头,听见蒋泊锋严词厉色地威胁他,他一下子红了眼睛,照着蒋泊锋的胸前就打去:

    “你滚!!你别管我!!你随便打好了!!我就是开了个车,你要打死我??你打吧!!你打死我也不下车!!我今天要是下车我就跟你姓!!”

    他胡乱打人的手指划过,在蒋泊锋的脖子上抓下一道红痕,蒋泊锋铁青着脸,咔嚓一声解开安全带,扛起他便往屋里走。

    “你他妈干什么呀蒋泊锋!!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甘涔在蒋泊锋肩膀上拼命地蹬着腿,在楼梯上踹脚,奈何抵不过蒋泊锋的力气,闹了一路,蒋泊锋的手臂就像是铁做那般牢固,到了二楼,蒋泊锋踢开的浴室的门,把他扔进浴缸里。

    “你——!”

    花洒的凉水照着甘涔就淋了下去,甘涔被淋了个透心凉,浑身湿透了:“你干什么呀蒋泊锋!!冷水啊!快关上!!”

    甘涔在浴缸里像个落汤鸡,蒋泊锋抬手关了水:“酒醒了没?”

    甘涔的喉结滚动,吞了一下口水,他坐在浴缸里,头发湿溻溻地往下滴着凉水,聚在浴缸里,浅浅地没过半个掌心。

    甘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眼神清明了些,后知后觉的发现面前的蒋泊锋周身气压低得尤其可怕。

    “醒....,醒了一点....”

    蒋泊锋站在浴缸边,他高大的身影把甘涔的路都给堵死了,他语气低沉,冷森森地:“你中午给我打电话说吴教授晚上有课,你不回来,实际上就为了出去跟徐开吃饭?”

    “啊?....”甘涔愣了一下,脑子跟被开了光似的,没一会就明白蒋泊锋这一晚上在恼火他什么:“不是....!绝对不是!!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徐开是我下午去逛商场碰巧遇到的,就是碰巧...!谁知道他回来了啊!”

    蒋泊锋眯了眯眼睛,他也喝了酒,而且明显比甘涔喝的多多了,看起来危险级了。

    甘涔吓得很,他浑身好像都疼起来,上辈子蒋泊锋最恨他骗他,因为这个,甘涔真是被他打怕了,如今人就在眼前,上辈子的回忆一下子反射进疼痛神经。

    甘涔顾不住浑身**的,伸手抱住蒋泊锋的大腿,仰头很可怜地说:“蒋泊锋,我真的没骗你啊....!我就是手痒...,想开车,才跟你说我晚上有事的,不是骗你去见徐开的,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啊...我真不是...!”

    蒋泊锋看着他,混着酒意的眼神里似乎在思索他说的话几分真假。

    “老天爷!”甘涔哀嚎一声,抱紧了蒋泊锋的大腿:“....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他妈一个学期都在学校好好上课,就这么一天出来开小差都能让你逮着....!我是上午给你打电话的啊,刚才吃饭你也听见了,徐开是下午才碰见我的,我就是姜子牙也算不了那么准啊,我哪儿知道他突然回来还跟我逛一个商场啊....!”

    甘涔还滴着水的下巴抵着蒋泊锋的腿:“我这样说你总信了吧...”

    蒋泊锋看着他,深色愈沉的眼眸里黑压压的,不知想着什么,甘涔被他看得发毛,他还想说话,却见蒋泊锋收回了眼光,扔掉花洒,转身走了。

    浴室剩下浑身是水的甘涔一个人,他愣了,他已经解释了,蒋泊锋还是就这么扔下他走了?

    甘涔觉得不可思议,也不想想他是为了谁的生日才出去的?!刚才他都没说,就等着给蒋泊锋一个惊喜!!

    妈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是不是?!

    甘涔愤怒地抓起浴缸旁边的刷子,照着浴室的门就砸了过去:“蒋泊锋!你他t妈有本事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永远别理我!!”

    “呯”的一声,浴室门被砸地中层玻璃碎裂了一大块,甘涔根本不看,他干脆整个人倒进浴缸里,他蜷着身子躺在冷水里,建京进了十月份了,夜晚气温骤降,不一会,甘涔就冻得打起了喷嚏。

    妈的,蒋泊锋最好不要管他!他都给蒋泊锋道歉了,也解释了,蒋泊锋还想要他怎么样?!有本事蒋泊锋就看着他在这儿睡一夜!!

    甘涔抱着胸,在薄薄的水里躺着,冻得打哆嗦也不起来。

    果然,没一会,已经破碎的浴室的门被人大力拧开,甘涔还没看清楚,他就被蒋泊锋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一张厚实的毯子裹起他,蒋泊锋将他抱了出去。

    扔去床上,蒋泊锋的眉拧地深深的,给他一件件脱去身上被冷水浸透的冰凉的衣裤,把人剥得光溜溜的,用毛巾给他擦身上的水。

    甘涔原本正生气呢,一下子给蒋泊锋脱得身上连一件衣服也没了,他盘腿坐着,赶紧捂着腿间的鸟。

    “你不是不听我解释,不信我吗,那你别管我....!”

    蒋泊锋给他身上裹了一个干净的毯子,拿毛巾擦着他**的头发。

    “甘涔,我说最后一次,不要对我撒谎。”

    蒋泊锋的声音有几分疲惫,嘴里有烟味,甘涔闻到了,大抵是刚才抽的。

    甘涔抓着头发上的毛巾,心跳忽然间好似漏了一拍:“我知道啊...,我错了嘛,我就是想着去开开车..,怕你不同意才骗你的...,我下次不这样了..。那你能不能也别对我这样啊,就是不说话...,跟看不见我似的,你一生气就喜欢这样....,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憋着不好,像我,我全骂出来..,就没那么生气了...”

    甘涔抬头看看蒋泊锋,蒋泊锋也看着他,甘涔尴尬地笑了一下:“...好吧好吧,咱们蒋总不轻易骂人,都是我骂...,我素质比较低,但是...,但是也比你冷暴力强吧....”

    蒋泊锋似乎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接过甘涔手里的毛巾,继续给甘涔擦干头发,只不过这次轻多了。

    甘涔的头被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