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13、第十三章:我去凑 第(1/1)分页

13、第十三章:我去凑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出了楼道,甘涔才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街上到处都是回家的人,甘涔一个人走着,甘母当年生他是早产,因此他从小体格就比别人差些,情绪一激动就容易喘得厉害,好久都平息不下来。

    甘涔抹了把脸上的汗,把皱巴巴的录取通知书重新塞进兜里。

    自从重生的这两年,他还没发过这么大的火,甘涔想起甘立国抄起板凳对自己怒目圆睁的样子,他毫不怀疑那张板凳会落在他身上,因为十四岁那年就是这样的,甘涔只觉得心累,过往许多片段在眼里一一闪过,小时候他也曾期望甘立国能像别的父亲一样让他骑在脖子上玩儿,但那些都是属于甘濛的。

    甘涔做坐在路边歇了一会,竟然觉得眼圈止不住地发酸。

    他骂自己真是让蒋泊锋弄得越来越娇气,比女孩儿还多愁善感,上辈子他不就知道他爸那边全是一帮畜生了吗?这辈子还他妈报什么期望,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去找他们!

    甘涔吹了会夜风,发热的脑子逐渐清醒,但方才张丽说要甘濛顶替他去上学的话,却让甘涔心里一冷,总觉得哪里不对...

    上辈子,他高中毕业之后就跟了蒋泊锋,他不想工作,蒋泊锋也随着他,两年之后,蒋泊锋看他整天除了招猫逗狗无所事事,就让他去考一个大专的夜校。

    甘涔当时心里一万个不想考,但奈何蒋泊锋就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让他去他就得去,他被蒋泊锋硬是压着坐在家里复习了两个月,最后甘涔去考了,但没考上。

    他记得当时还是一个自称学校教务处的男人打电话通知他的,他知道自己没考上之后就没在意,反正那个时候他根本不在乎上不上学,蒋泊锋那时也忙,知道他没考上也就算了。

    现在想想,他去考夜校的那年,不就是甘濛高考的那年吗?他没考上,但甘濛后来却去读了那个他考的大专,之后不知怎么,竟然还转成了本科学历。

    后来他俩的人生轨迹也因此大不相同,他跟在蒋泊锋身边彻底沦为一个没知识没文化,整天就知道花钱挨操的金丝雀,甘濛却在学校毕业之后继续读书,赶上了学历

    最值钱的时候,最后留在了大学任教,被尊为师表,一辈子体体面面。

    操…!!

    甘涔突然想起来,上辈子他报名考试的时候要户口证明,他就去找过张丽,张丽还跟他打听要干嘛,听说了他要考学,还记下了他的准考证,说是以后帮他打听打听。

    现在想想,说不定当年张丽就存了这样的歪心思!自己脑子不差,又让蒋泊锋逼着复习了那么久,考的还都是数理化,没道理一个夜校都考不上的!

    难道上辈子就是甘濛顶替了他上学的名额...俩人长得几分像,当时又都是纸质档案,管理不严,张丽有他的户籍,找人替换他的学籍照片去上学不是不可能的…,

    甘涔细细地想了一遍,越来越觉得这事疑点太多,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偷了他的学校,后面竟然还有脸来找自己要三十万盖房子?!

    妈的自己当初怎么没给他们盖座坟呢?!

    甘涔在路边气的咬牙,此仇不报非君子!你们等着,老子记着了,等以后老子老公收拾你们!!

    甘涔一跺脚,在路灯底下替蒋泊锋立下了雄心壮志,看着街边饭馆外面几个光膀大汉在喝啤酒,他才突然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完蛋了!蒋泊锋让他六点前回去的!

    要么说人就是有巴普洛夫效应,上辈子甘涔没少因为过了蒋泊锋的门禁回家挨训,他也顾不上喘了,赶紧一路连走带跑,幸好晚上没白天那么热,等到的时候天都黑的透透的。

    甘涔不敢吱声,贴着墙边,伸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撩开门帘。

    呼…!幸好…!蒋泊锋还没从工地回来!

    甘涔什么时候都懒,就这种时候小脑瓜子能转的飞快,他直奔床上,想着一会蒋泊锋回来了他就说他早睡了,甘涔正脱着一只鞋,背后冷不丁就笼上来一片高大的阴影。

    “你去哪儿了?!”

    “啊!”甘涔吓了一跳,一回头,就见蒋泊锋一张脸黑的可怕!

    “问你话呢!你去哪了?!”

    甘涔结结巴巴:“…啊…?我买…买文具去啊…”

    蒋泊锋直接抓着他的手腕子给他拖进屋里:“我去附近的几个书本店全找了,老板都说没见过你!到底去哪了!”

    “我...,我...,我

    那个....”

    如今因为下岗潮蔓延治安不好,蒋泊锋担心地找了他一下午,不想跟他废话,抄起桌子上的尺子就朝甘涔身后抽去:“在这儿跟我现编呢?!我最后问你一遍!下午到底去哪了?!”

    “哎呦!哥!哥!疼疼疼!我疼!!”甘涔叫抽地直叫唤,脚跟踩着火盆似的,奈何他跟蒋泊锋的力量悬殊实在太大,他叫道:“我、!我去找甘立国了!!”

    蒋泊锋这才停下手:“你去找他做什么?”

    甘涔嘶着气,扯道:“谁,谁知道呢…,他让我去,我就去了,也没啥事,他发神经病…,哥!…啊!!”

    甘涔又挨了几下,立刻叫道:“我说我说我说!!!哥,我去找…,”

    他索性把心一横:“我去找甘立国要学费了!他在伦理上是我爸,他生我就得负责,要不然当年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下生下我又不要我…!合着他当买玩具呢,还能退货!但是吧...,我真是高估了他!他妈的他就是一畜生!!”

    蒋泊锋皱眉:“要学费?”

    这就说来话长了…甘涔心虚地想往门外跑,但被蒋泊锋抓着胳膊抓的死死的,甘涔见跑不掉,只好对蒋泊锋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那个,我之前说我爸给我出学费....其实是我骗你的…,不不不,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哎呀,你别动手啊…,我不想让你担心嘛…,谁知道甘立国他压根不是个人!气死我了!幸好我今天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不然晚上这口气憋在心里我得气死!!”

    蒋泊锋停了停,问:“那乔姨那边呢?”

    甘涔说:“你...你给乔姨打电话了...?”

    蒋泊锋看着他,示意让他说。

    甘涔手指扣着裤腰:“....我…我也是骗乔姨的....,我爸根本没给我写信...,我随便扯了张纸给乔姨念的....,哎呀!!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

    蒋泊锋气地又照着他抽了几下,看着甘涔满身的汗又气又心疼:“你扯一个谎骗两个人,也是有能耐。”

    甘涔龇牙咧嘴地揉着身后,委屈巴巴的说:“那是啊,都能考上名牌大学了,能没两把刷子嘛?”

    甘涔说完见蒋泊锋要教训他,抬脚就窜到床上去,蒋泊锋无奈,放下手让他过来。

    甘涔薅

    着被子捂着自己:“我不去,我又不傻,我过去你要打我。”

    蒋泊锋刚才根本就没用力,他也心疼甘涔跑那么远,耐着性子说:“下来,我不打你。”

    甘涔撇撇嘴:“我不信。”

    要么说有时候不打他两下都根本压不住火,蒋泊锋直接单膝跪上床将他拽过来,甘涔蹬地吱哇乱叫,大半夜的,蒋泊锋让他小点声,谁知道甘涔不听了,还在叫,看起来是真的疼了,蒋泊锋连忙问:“怎么了?哪儿疼?”

    甘涔扒拉着被扯到的大腿根儿,哭道:“我这儿青了,疼....”

    脱了裤子一看,大腿根儿果然青了一块,蒋泊锋问他是怎么弄得,甘涔就跟他讲了,蒋泊锋听完,都忍不住想再抽甘涔两下。

    甘涔抽抽搭搭地说:“蒋泊锋,我都这么疼了....,你快点给我吹吹呀....”

    蒋泊锋拍了一下他的头:“我看你该疼!”

    话是这么说,蒋泊锋还是过去给甘涔拿了个凉水毛巾敷着:“以后跟我讲实话,听到没有?”

    甘涔点点头:“蒋泊锋你从哪儿买的尺子啊,你打的我疼死了…赶紧扔了…!”

    他说疼,其实蒋泊锋抽他连力气都没用,打了那么多下,身后连个红印子都看不到,还不敌他下午自己掐自己的重。

    蒋泊锋说:“下午看你没回来,去文具店找你的时候买的,给你上学用。”

    甘涔张着嘴,不可思议的说:“啊?不是,!那我看着它我还能好好学习吗?我不要,你快扔了!”

    蒋泊锋没搭理他:“我看着你得瞧着它才能好好学习。”

    甘涔心说这是什么事啊!今天倒了八辈子霉了,一下午钱没要到回来还挨了顿揍。

    他岔着腿,低头扒拉着自己青了的大腿根儿,又哭又哼:“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呀,周扒皮也没你这样赶驴子的呀…,我都快疼死了…,蒋泊锋…,揉揉…,你快给我揉揉…,”

    甘涔脑袋里就没矜持这俩字咋写,能好不害臊得岔着一双大白腿,让蒋泊锋给他揉隐秘的地方,还一脸理所当然的,全世界也就他一个人了。

    他哼哼唧唧个不停,蒋泊锋只好上床给他揉。

    “学费的事你别操心,我去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