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31、第三十一章:第四课题 第(1/1)分页

31、第三十一章:第四课题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到了周三,中午刚吃完饭,甘涔就在宿舍小眯了一会,就被许嘉平从床上跟薅萝卜似的薅起来了。

    “许嘉平...!干嘛呀...,才一点啊...!”

    许嘉平匆匆把书包往他脖子上一挂:“快点快点,今天是通讯原理!得提前去占座去..!我刚才听我们班同学说连外校的学生都要来听课呢,一会没座了!”

    通讯原理这门课原本在三楼的小教室上,因为吴教授要来,学校把课改到了一楼的阶梯大教室,在俩人赶到教室一看,原本能容纳一百号人的教室这会儿挤了最起码得有二百多号人。

    好多人没位置都在边上站着,除去电子工程系的学生,竟然还有其他系的同学也来凑热闹,一进屋全是人,吵吵嚷嚷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许嘉平费力地挤进中间一排,朝同学招手:“占着没,占着没有!”

    深秋天,来听课的同学们外面都罩着毛衣夹克,更显得厚实,不仅占地儿摩擦力还大,甘涔一路跟着许嘉平挤进去:“别挤,别挤呀,喂...!你书包让让...!毛衣给我勾掉线了!”

    终于挤进去找位置坐下,许嘉平喘了口气:“竟然来了这么多人...!离上课还半个多小时呢,我看一会还得往里挤,幸亏咱们来的早!”

    甘涔肺都让挤扁了:“老天爷,这么冷的天又开不了窗户,一会准得臭死...!”

    没一会,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跟下饺子似地塞满了了整个阶梯大教室,后面两排更是被电子工程系自己的老师都坐满了。

    随着一阵热烈地掌声响起,副校长带头站起来,鼓掌欢迎吴昌鸿教授。

    吴教授比甘涔想像中那样七老八十的学术界泰斗要年轻的多,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两鬓浓黑,头顶有几缕白发,丝毫不减眼中的毅力有神。

    副校长先上讲台感谢了吴教授的莅临授课,接着又是讲话,然后就是再次热烈欢迎吴教授。

    许嘉平很激动:“吴教授是正牌军校出身的啊!才五十多岁就是二院的副总设计师了!我在图书馆看过他的研究课题!一个比一个厉害,还是咱们国家的制导专家呢!他来给咱们上课,是校长亲

    自上门邀请了好几次呢...,多珍贵的机会啊!!”

    甘涔看着台上讲课的吴教授:“怪不得,看他刚才走路虎虎生风的...,”

    甘涔在家休养那会也把通讯原理的书翻了翻,课堂上,吴教授在上面讲:

    “....雷达技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展起来的…,是带有国家战略性的科学技术...,在军事领域常常被比作战场上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哪位同学能讲讲,雷达的优势有什么?”

    许嘉平第一个举起手:“吴教授,我知道!”

    一旁的甘涔吓了一跳,吴教授点点头,示意许嘉平讲,许嘉平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站起来:

    “雷达又被叫无线定位器..,它能够不受时间条件的影响,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能远距离的探测目标..,而且,它不受恶劣天气的影响,具有一定得穿透能力...,是现代军事上不可缺少的电子装备...”

    许嘉平紧张地后面都有点结巴,吴教授说这位同学讲的很对,还问了他的名字,之后让他坐下,接着讲雷达的优势。

    受到表扬的许嘉平坐下来就脸红了,给甘涔看得一蒙一蒙的,果然这科学就是让人走火入魔啊...

    一节课下来,许嘉平成了吴教授的头号粉丝,只要是通讯原理,他必定会风雨无阻的拉着甘涔一块儿上课,甘涔也上,他跟蒋泊锋保证了,不能缺课。

    十二月份的时候,建京下了一场冬雨,淅淅沥沥地连着下了一个多星期,衣服晾在外面就没干过,一捏又冷又潮。

    这样的阴雨天,除了许嘉平成天坚持去图书馆之外,甘涔一下了课就窜进宿舍被窝里,恨不得连饭也在床上吃。

    蒋泊锋隔天来看他,摸着甘涔的手脚冰凉,带他去百货商店买了几件厚毛衣和外套,又给他买了一个一百多块的保温杯,让他带到教室里去,喝热水。

    蒋泊锋说到做到,无论工地上的事再忙,每周也会来看他三次,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基本都是趁着中午或者下午的休息时间,甘涔知道蒋泊锋忙着那个外国公司的棚顶工程,因此就在校门口的车里亲了好几口,拎着东西下车,让蒋泊锋路上慢点。

    阶梯教室里,甘涔穿着新买的皮绒夹克,正掰着指头数日子。

    算算日

    子,还有两周就期末考试了...,然后他就能放寒假了..,放了假就可以回去和蒋泊锋你侬我侬了...!只等过年,他们就一起回望水,他都这么久没回去了,上次往家打电话,听到乔姨都像是哭了,哎,他也想乔姨了,想回家了。

    甘涔想着,不一会,旁边的许嘉平提醒他,要说考试的事。通讯原理这门课除了卷面的考试分数之外,还多了一个实践课题要选。

    华京的电子工程系一向倡导教学与科研要相辅相成、齐头并进,注重培养学生们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能力,所以一个专业到了考试,肯定有一门课会有一个实践课题。

    底下的同学们议论纷纷,互相讨论着要选哪个课题。

    甘涔往黑板上一瞟,助教在黑板上列了有三四个课题,同学们自行成队,选哪个都可以,实践课题会有一到十分的打分,最后综合进期末专业课的成绩里。

    甘涔看了一圈,一眼就看中那个示波器调试,就是去实验室里调调状态和波形,再写个报告的事儿,他一个人就能搞定。

    不少人已经开始举手报课题了,有自己的,也有组成员的,甘涔心里选好了,就不去凑热闹,等一会人少了他再报,又想等考完试,放了寒假,他要跟蒋泊锋看一场电影去....

    正想着,许嘉平戳戳他:“哎,甘涔,第四个课题,中频电路你懂吗?”

    “中频电路...,”甘涔看看黑板,这几个课题都是按照难易程度排序的,他选的那个示波器调试排第一,剩下的越到后面的越难,尤其是第四个,制作一个能产生中频信号的简易发射器。

    刚才那么多报名课题的同学,都没一个人选第四个的。

    甘涔以为许嘉平要选,劝他:“难着呢,先不说连个电路图纸都没有,到时候你怎么测试信号也是麻烦事儿....,怎么,你还准备再搞个测信号的模拟器啊....”

    许嘉平一听,就觉得他问甘涔准没错!

    跟甘涔上学这一个学期,他也感觉到了,甘涔虽然对学习不怎么上心,一上课就想睡觉,但其实甘涔挺有他自己的节奏的。

    比如他会‘有选择’的睡,会的地方他会睡过去,不会的地方他就会抬起头来听一听,虽然不情不愿的,但对爱睡觉的

    甘涔来说,这个‘平衡’他睡觉与学习的办法还真是挺有效率的。

    而且甘涔脑袋瓜子反应快,就像他刚才也跟班上几个平日里的好学生讨论了第四个课题,他们也都面露难色的说难,怕做不好丢人。但好像除了难,就说不出点别的来,具体‘难’在哪儿,他们也不知道,不像甘涔,一下子就能说出几个难操作的点。

    许嘉平又问:“那你觉得…,咱俩行不行?电路图我想办法解决。”

    甘涔拧开保温杯:“行你...”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们干!!”

    甘涔后面那句‘你大爷’还没说出来,身边的许嘉平就豁然站了起来:

    “吴教授,我和甘涔选第四个课题!!”

    “噗——!!咳咳...!!”甘涔一口热水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就被许嘉平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我和甘涔一个小组,我们选第四个课题,制作能产生中频信号的简易信号发射器,是不是甘涔?”

    甘涔看看,整个阶梯教室一百多号人,这会儿目光全聚焦在他俩身上,那眼神,既像是看着两个勇士,又像是看两个傻帽。

    甘涔:“.....”

    行你大爷啊...!!

    吴教授很欣慰:“好!我们华京学子就是要有这样敢为天下先,探索向前,勇攀高峰的精神!同学们,给我们第四课题仅有的两位同学鼓掌!”

    台底下哗啦响起一片掌声,许嘉平很激动,甘涔面容抽搐,只想把手里的热水泼许嘉平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