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27、第二十七章:哥会去找你的 第(1/1)分页

27、第二十七章:哥会去找你的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甘涔趴在被窝里,拿纸擦着鼻涕,哭着打着嗝。

    妈的蒋泊锋这个王八蛋!老子冒着被砍的危险去救你!你回来不抱着老子死命亲就算了!还把老子臭揍一顿!!

    甘涔哭完了,又把满是鼻涕的纸巾团吧团吧扔地上,伸手去摸身后的伤,刚一碰,就感觉整个屁股烫得跟锅贴似的,被抽得全是尺子棱儿,又烫又肿,皮薄儿都涨起来,绝对肿的有两指高,根本碰不得!

    甘涔嗷一嗓子,趴在床上疼得直蹬脚!

    他最近一连几天都因为心里想着这件事没睡好,晚上又被打打杀杀地一吓,他都贴着墙根连爬带滚的才到四楼,好不容易给蒋泊锋躲开那一刀了,谁成想回来就被蒋泊锋摁着狠狠揍了一顿,甘涔一晚上神经绷得太紧,情绪又大起大落,一激就容易发烧。

    他头疼屁股也疼,眼皮热热得发烫,也没什么力气,哭了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睡得不安稳的甘涔听见卧室门锁轻轻地响,他闭着眼装睡,不用看他都知道进来的一定是蒋泊锋,他就是不想理他!

    甘涔闭着眼睛,感觉蒋泊锋用手背轻轻试了试他的额头的温度,发觉不怎么热了之后,又去看甘涔身后的伤。

    甘涔睡得时候就草草搭了个被角在腰上,他屁股烫得都能烧水了就没盖,伤就在外面露着,甘涔想,蒋泊锋这会儿肯定在对着他姹紫嫣红的屁股忏悔...!

    甘涔悄悄竖起耳朵,想聆听聆听蒋泊锋的忏悔,却只听到了药盒拧开的声音,之后身后的伤被涂上了药膏,凉凉的,蒋泊锋正拿着棉签试着一点点给他上药。

    蒋泊锋的动作很轻,像是怕吵醒他又怕弄疼他,他听到蒋泊锋的叹气,又过了一会,甘涔的屁股慢慢降温,他想,如果现在蒋泊锋躺下来亲亲他并说他错了以后再也不跟自己动手了,他就可以考虑考虑原谅他…!

    只是没过一会,甘涔没等到什么道歉保证,就感觉蒋泊锋拿了条毛巾被,给他把腰和腿都盖上了,蒋泊锋俯身时,甘涔在他身上嗅到一股浓烈的烟味儿,不知道是不是抽了一夜。

    身后上了药就舒服一些,不再

    像开始那样又烫又疼,后半夜甘涔算是睡了过去,早上醒来,喉咙干得都要裂开。

    他昨晚哭的太多了,甘涔揉揉眼睛撑起身子,蒋泊锋已经走了,床头柜上用碗碟盖着一碗热粥,还有一杯水,底下压了张字条。

    “哥上午有事,你醒了把粥喝了,药给你放在桌子上了,疼的厉害就自己先涂,哥最迟下午三点回来。”

    他们之前留字条似乎从来都不需要落款名字,他们只有彼此,只有彼此才会挂念才会担心,他们再没有别人,心里也放不下别人。

    甘涔抽出纸条,没料到扯到身后的伤,疼得他小脸皱巴在一起,蒋泊锋这个大混蛋!把他揍成这样,一大早上给他留张纸就没影儿了!

    甘涔气地又把纸条揉巴揉巴扔了好远,回头看一眼,过了一夜,他的屁股活像个红紫色的发面馒头,估计要一周都坐不了凳子。

    甘涔泄气地躺在床上,他的屁股要半个月都不能用了!

    甘涔看看桌子上的粥,要绝食,但没绝食十分钟,他的肚子就咕咕叫,挨打也是力气活,他昨晚又哭又闹,比上体育课围着学校跑五圈还累,甘涔爬起来,拿上碗又开始喝粥。

    小米粥里蒋泊锋特意给他放了糖,喝起来温温的、甜甜的,不知不觉一碗就见了底,甘涔舔了舔嘴唇,觉得胃里好受多了。

    甘涔趴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一直到下午,听到楼道有熟悉的脚步声,接着是外面关门锁门的声音,蒋泊锋回来了。

    老房子隔音都不怎么样,甘涔又听见厨房传来一阵切菜炒菜的响动,过了一会,西红柿鸡蛋面的香味儿穿过门缝飘进来,甘涔咽了一口口水,

    他赌气地埋着头,没一会,门开了,蒋泊锋站在门口:“涔涔…,我做了面…,你…”

    甘涔拿起手边的枕头扔过去:“你走…!我不吃…!”

    蒋泊锋刚刚从揭标会回来,马不停蹄地去市场买菜,买回来来不及换衣服,还穿着参会的白衬衫,他弯腰把地上把枕头捡起来:“那给你盛一碗先放着?”

    甘涔头也不回,抓起手边另一个枕头就又砸过去:“我疼..!!我说我不吃!你听不懂啊!!”

    蒋泊锋再捡:“那哥给你看看?”

    蒋泊锋

    刚要走近,甘涔就又去抓东西,发现没枕头了,干脆抓着昨晚他盖的小被子就直接又砸了过去,哭着道:“我不要你看…!给我出去出去!!”

    蒋泊锋叹了口气,把他扔的放回椅子上:“那你想吃的时候叫我。”

    甘涔吸着眼泪,要再扔时,却听到关门声,才意识到蒋泊锋好像出去了。

    甘涔瞪着眼睛回过头,看见紧闭的门前空无一人,确定蒋泊锋真的就那么出去了!蒋泊锋真的就那么出去了!!

    甘涔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在床上狠狠蹬了一下脚!

    昨天我说我不喝他还抢着要喂我呢!今天我就用枕头砸了他两下他就丢下不管我了!!

    甘涔气的想哭,心里想着他最多给蒋泊锋半个多小时,要是半个小时蒋泊锋还不哄他,他就再也不理蒋泊锋了!!

    甘涔看着钟,觉得那时间好像过的越来越快,一会就转到了半个小时,蒋泊锋还没来,甘涔不愿意低头,他打我我还跟他低头!可眼见着半个小时都过了五分钟,蒋泊锋都不来,甘涔烦地想把被窝给砸了!

    妈的蒋泊锋!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要把老子捧在手心儿里!!

    甘涔掀开被窝,拖着重伤的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一脚踢开门:

    “蒋泊锋!!!”

    他一嗓子嚎得直接破音,快杀出天花板,窗户外面的鸟都吓飞三只。

    蒋泊锋也吓了一跳:“涔涔?”

    甘涔看着被他踹的吱吱呀呀摇晃的门板,觉得他这一个病号这么中气十足不太好,他干脆一吸鼻子,脚一软就要昏:

    “蒋泊锋…,我疼…,我难受…!”

    甘涔要晕倒,蒋泊锋吓死了,连忙跑上去抱住他,甘涔顺势搂住蒋泊锋脖子,嘴一撇就开始掉眼泪珠子:“哥...!你昨天打得我好疼,我好难受…!我一晚上都在哭,我哭的眼睛都疼死了…!”

    蒋泊锋心疼坏了:“乖,哥知道你疼了,哥给你抹药,好不好?”

    “不要…!抹药疼…!”甘涔擦擦泪,指着桌上的面条:“我想吃饭…!”

    蒋泊锋赶紧给他抱到餐桌,甘涔坐不了凳子,蒋泊锋干脆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小心地空出屁股,又给他把碗里的面条重新倒了倒,放了菜

    。

    蒋泊锋夹起来,喂给甘涔吃。

    “要不要给你再热热?”

    甘涔饿死了,摇摇头,又哼着哭腔:“温温的…,正好,哥...,要吃鸡蛋…,”

    蒋泊锋又赶紧给他夹鸡蛋。

    蒋泊锋的厨艺不能说多好吃,但应付个家常菜还凑合,他从来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上高中的时候学校是有午餐,但是每个学期要交钱,那个时候蒋泊锋连书费都交不起,别说饭钱,只得回家自己做。

    甘涔一会让蒋泊锋给他夹这个,一会又让夹那个,吃了一会,摇摇头说吃饱了。

    蒋泊锋看他吃的多,也就放了点心:“刚才不是还吵着闹着说不吃?小孩子脾气…”

    甘涔吸吸鼻子,打个嗝:“那我说什么你都听啊…,我昨天还说你别打我呢…,你怎么不听啊…,”

    蒋泊锋无奈:“你昨天吓死我了,哥真怕你出事。”

    甘涔闹了一晚上又一下午,气儿也消得差不多,他小脸贴在蒋泊锋颈侧的脉搏,委屈巴巴的:“我知道我吓着你了…,可你刚才都不管我了…,你太过分了...,”

    “没有,哥想着你昨天没睡好,让你多睡一会…”

    甘涔扁着嘴巴哼了一声:“昨天我不是故意不听你话的…,但是昨天我眼皮一直跳,我害怕...,就想回去等你下班...,谁知道我刚进去就听见他们说楼上打起来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怕你出事嘛…,”

    蒋泊锋吻了吻他的额头:“哥知道,但下次别那么冲动,你记着,再遇到有危险的时候,你就只管自己跑得远远的,别管任何事,记住了?”

    “嗯...”甘涔点点头,又不大愿意:“不行...,那我光自己跑了,你怎么办啊…”

    蒋泊锋说:“哥会去找你的。”

    甘涔不知想起了什么,他的心疼起来,比挨打时还疼,疼得要命,他搂着蒋泊锋的脖子,细细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落,他一下一下地吻着蒋泊锋的嘴:“蒋泊锋,我不会再让你找不到我的...!你别出事,如果你出事,我就陪你一起死了…!”

    “什么死不死的,”蒋泊锋吻着甘涔,看甘涔又要哭,拿着纸给甘涔擦泪。

    甘涔叫蒋泊锋哄了一会,情绪才慢慢平复了下来,蒋泊锋还得去西郊的工地一趟,给他仔细擦了药之后就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