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30、第三十章:吞 第(1/1)分页

30、第三十章:吞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甘涔半夜被尿憋醒,他嫌外面太冷,磨蹭着不肯去,想再忍会儿,伸手往旁边摸了摸蒋泊锋,却没摸到人,床褥都是凉的,蒋泊锋没在床上。

    甘涔坐起来,缓了缓神,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表,都半夜一点半了,又见门缝下渗出一片光来。

    甘涔下床,揉着眼睛打开门:“哥…,你怎么还不睡啊…,”

    甘涔走过去,桌上摊开的几本是厚厚的专业书,从房屋建筑学,建筑制图,到土木工程施工技术,再到建筑定额与预算,一大堆光是看书名就难啃的很。

    手下的图纸被蒋泊锋标注的全是笔记,旁边还摊着一本足有两个砖头那么沉的英文词典,收音机里仔细一听,播着的是男声念的英文磁带。

    “哥...,你在看书啊...”

    甘涔只是看着那本英文字典就头大了,除了要背得头晕眼花的政史地,他最怕的就是英语,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排在一块简直能要了他的命,所以有时候连甘涔都忍不住感叹,蒋泊锋能成功真不是没道理的。

    他是没背景没关系,但他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给他的机会,只要给他抛出一点枝条,哪怕只是刚刚探出头,他就能牢牢地把这根枝条攥在自己手里,借着它,哪怕前面再险再难,他也能想办法翻过去,再一步步踩着这些攀登上更高的地方...。

    甘涔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比起蒋泊锋对自己的严苛,他竟然连一张课表都记不住...

    蒋泊锋听见他声音,从磁带里的英文抬起头,揽过他:“起来上厕所?”

    蒋泊锋搂着他的腰,暂停了录音,他脸上丝毫没有被打扰学习的不快,这让甘涔觉得只要男人找的好,当个废物也是很不错的...

    他困呼呼地点点头,翻了翻蒋泊锋的笔记:“怎么我的字就没你的好看呢....,”

    蒋泊锋笑了笑:“你现在想练也来得及。”

    甘涔摇摇头:“不要..,不要了...,哥,你不是在工地管那些工人嘛...,为什么要学英文啊...”

    “下个星期有家外国公司要过来谈棚顶加工的工程,周老板想让我负责。”

    甘涔看了看那本厚厚的建筑英文字典,又想着都已经这么晚了

    ,心疼道:“那你雇个翻译不得了…,这么长的专业名词,我见都没见过,省这个钱,要熬夜多累啊…,你白天还要两头跑呢...”

    蒋泊锋倒不甚在意:“早晚都得学的,要做这份工作,总要自己先弄懂了,才能指挥别人,不至于被人忽悠了。”

    蒋泊锋这几天也在琢磨这个事,他在□□虽然来钱快,但都不怎么干净,那儿太乱,而且甘涔又粘他,一直待下去总不是长久之计。

    而政府工程队的负责人老杨年底要退休,林书记现在让他做这个德达旺的工程,做的好了,说不定能留下来。

    他知道,太阳,城是滩浑水,进去容易出来难,硬走的话,周雄多的是方法让他掉一层皮,所以眼下德达旺的这个工程就是最好的机会。

    如果他能被林书记留下来,负责政府的这支工程队,想必周老板也是乐见其成的…

    这个工程无论如何他都得做好,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离开太阳.城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甘涔不懂蒋泊锋心里在想什么,确切的说....,他两辈子都不太懂,他们的生计一直都是蒋泊锋在操心的,他们的未来在哪儿,也是蒋泊锋决定的,甘涔只需要待在他身边,乖一点更好,不乖的话也没关系。

    甘涔凑上去黏乎乎地亲了蒋泊锋一口:“那我陪你....。”

    蒋泊锋看着他:“你不去上厕所了?”

    甘涔这才惊觉尿意汹涌:“对呀!我要去上厕所...!”

    甘涔慌慌忙忙地跑进厕所,解决完生理问题,他又搬了个椅子,他屁股上淤青没好全,坐久了疼,就拿了一个靠枕垫在椅子上,他跪在椅子上,看着蒋泊锋看书。

    蒋泊锋有些诧异:“不去睡觉?”

    甘涔摇摇头,他觉得自己上辈子真的错过太多了,比如现在,如果他陪着蒋泊锋,日后回想起来,这段他们来到建京最开始的艰苦岁月是他陪着蒋泊锋一块儿度过的,应该也会很浪漫吧...!

    “不睡,想陪你嘛...。”

    他托着脸颊,有点好奇地看着蒋泊锋那些晦涩难懂的建筑书籍上的笔记。

    蒋泊锋现在的字和他的人一样,都锋芒初露,甘涔还记得上辈子到后来,他也翻过蒋泊锋签署的那些文件,蒋泊锋那会儿的字

    要比现在看着沉稳内敛许多,果然是还是少年人啊。

    他跪在椅子上,细腰塌的低低地,屁股又翘的高高的。

    蒋泊锋摸了下他睡乱的头发,甘涔的发丝很软很细,蒋泊锋顺势吻了吻他:“乖...,你去睡...,你在这儿哥没法看书...”

    甘涔笑着,亲上蒋泊锋的嘴,轻轻问:“那你想干嘛呀....”

    ……

    蒋泊锋从卧室拿了件厚外套给甘涔披上,他继续看书,甘涔就在旁边,拿一张纸不知道叠着什么小玩意。

    蒋泊锋对着书和图纸看,时不时拿图尺自己上手测量,等想起来要看表的时候都夜里两点半了,再一看甘涔,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蒋泊锋小心地把他手里叠的纸拿开,抱他起来,轻手轻脚地放进卧室,给他盖好被子,关上门自己就去外面继续看书了。

    休完一个星期,早上是蒋泊锋送甘涔回学校的,蒋泊锋一会要去政府和周老板一起见德达旺这次工程的负责人,八点半约在市政府的办公室,所以送他送得早。

    甘涔在车上打着瞌睡,虽然起的有点早,但他还是挺开心的,上次他说不想自己去,要蒋泊锋送,所以现在去学校蒋泊锋基本都会送他,有事就提前或推迟点儿。

    甘涔在食堂吃了早饭,再回到宿舍,其他人都去上课了,宿舍里只有许嘉平,拿着一本流体力学认真研究,看他背着书包来。

    “甘涔,你病好了啊,....我发现你特奇怪,在学校一上课就睡觉,一回家,倒是学的很用功啊。”

    许嘉平拎拎他的书包,还沉得很:“生病了还背这么多书回去,我对你刮目相看,难道家里的学习环境就比学校的还好?”

    甘涔把书包往床上一扔,倒在床上,想想他来学校前一天还让蒋泊锋摁着抄了五遍课表,忍不住感叹...

    “没办法啊...家里有只母老虎啊....!哎,我觉得我不适合请假,我跟请假这俩字相冲...!”

    许嘉平凑过来:“甘涔,你中奖了!”

    甘涔起得早困,懒懒掀起眼皮:“什么奖?食堂吃饭不要票啦?”

    “比这个还好呢!”许嘉平推了一下眼镜:“听说通讯原理那门课的老师被派出国留学深造了,现在给咱们代课的是吴昌鸿吴教授!你知道吴教授是谁吗,那可是二院的副院长啊!受过国家领导人表彰的!”

    “二院?什么是二院啊…”

    许嘉平一副你看不看报纸的眼神,压低嗓门说:“听说就是那个给咱们国家研究战斗机的二院啊!!哎呀,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也去听..!周三下午我跟你一块去啊!”

    甘涔抱着被子,打个哈欠:“那正好,我睡会儿...,记得叫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