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4、第四章:做不完的物理题 第(1/1)分页

4、第四章:做不完的物理题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甘涔猫着腰推开院门,不敢发出动静,谁知道他姨乔桂芳就拿着一根擀面杖跟个门神似的站在门口,一见他进来了,女人抄起擀面杖就往甘涔身上抡:“混小子!你又去哪里野了?我让你不着家...!我让你不着家...!”

    甘涔一边窜一边躲:“姨...!哎呦...!姨...!疼...!没野,我去同学家了,同学!让他教我两道题!这不是快高考了吗!”

    乔姨放下擀面杖:“去哪个同学家了?”

    甘涔连忙说:“蒋泊锋,蒋泊锋,他学习好!”

    “又是姓蒋那小子?”乔姨眉一拧,手里的擀面杖一下子又举起来:“我让你不要跟他混在一块!你还去!他家没有一个好东西,他妈是什么人?你整天跟他待在一起,也不怕....!”

    上辈子甘涔从没听蒋泊锋提起过他的家人,哪怕是后来他跟蒋泊锋在一起七年,他赶紧凑到姨身边:“姨,你刚才说什么呀?他家怎么了?他妈怎么了?....哎呦!!”

    乔姨一擀面杖敲上他的头:“小孩子家家的知道这么多干什么!赶紧给我回屋学习去!”

    乔姨怎么也不肯再提,在围裙上抹了抹面粉就进屋了,甘涔被敲的眼泪直流,捂着脑袋上楼。

    虽然乔桂芬这个女人一点也不温柔,但是是真拿他当儿子养的,甘爸当年把刚一岁的甘涔丢回老家的时候,要不是乔姨可怜他抱回家,甘涔这会儿估计都活不成。

    乔姨为了拉扯他,受了不少风言风语,以至于现在都三十五成了老姑娘还没男人要,甘涔都不敢想,上辈子到最后,他因为吸毒去求甘家给他点钱时,下跪叫那个后母“妈”,骂乔桂芬就是个照顾他的一个乡下保姆时,一辈子因为甘涔都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的乔姨心里得有多痛。

    他上辈子真是个人渣。

    甘涔唾弃完自己,发誓这辈子绝不让乔姨心里难受,因此也觉得头上被擀面杖敲没多疼了,他冲了个澡准备睡觉,突然想起来蒋泊锋让他写的两张物理卷子还没做。

    甘涔这个人也是怂,他对蒋泊锋的怕是上辈子刻在骨子里的,他骂骂咧咧的起床开灯。

    拿上笔,甘涔实在不知道,怎么这辈

    子的蒋泊锋这么在乎他的学习?

    明明上辈子他高中毕业就没读了,跟着蒋泊锋去了市里,在家当个混吃等死的金丝雀,怎么这辈子,他的抱大腿躺赢之路,就忽然间变得“坎坷”起来了呢?

    甘涔琢磨不透,直骂蒋泊锋这个大混蛋,操c他又让他做题,生产队的驴都没这么用的。

    两张物理卷子,甘涔一个多小时就做完了,他天生脑子好使,尤其针对数理化,文史地理他因为懒背不下来,但在数理化上的悟性之高让人根本嫉妒不来。

    打个比方,宋鑫琢磨两节课都琢磨不透的题,甘涔晃一眼就能给他解出来,恨得宋鑫咬牙切齿,下一节物理课看着甘涔趴在桌子上睡大觉,睡醒还是比他会的多。

    这倒不是重生带来的福利,甘涔天生就对数字敏感,只不过他上辈子早早辍学给蒋泊锋当“□□”,没处发挥,没人知道罢了。

    第二天,蒋泊锋在他家前面的那个路口等他,甘涔不说,但蒋泊锋好像就是知道乔姨不喜欢他,因此不往他家门口凑。

    甘涔心说蒋泊锋真是瞎担心,以后等你发家了,还养着一事无成的我,乔姨心里不知道有多喜欢你,整天恨不得拜佛感恩,夸我眼睛毒,从小就会挑人。

    到了学校,甘涔把书包里两张卷子扯出来:“给,做了。”

    甘涔心中有气,大概是蒋泊锋让他做卷子,他把卷子一扔,抱着书包去座位上补眠了。

    蒋泊锋也没说他,旁边宋鑫说甘涔上辈子肯定是个猪,天天觉这么多。

    一天课下来也没几个人是正经学习的,他们这个小县城里的人都安逸惯了,从没看过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的人,就越容易沿着父辈的模式走,十**岁就进厂做工,结婚生孩子的在望水多的是,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们也才刚刚长成大人,高考?没几个在乎。

    时间就这么往前过,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复习,下午放学,徐开和宋鑫一边一个跳着搭上甘涔的肩:“走啊,踢球去,好不容易搞到了个球。”

    甘涔掀起眼皮:“你球不是让没收了么,你怎么搞来的?”

    宋鑫提前嚷嚷道:“是徐开他去老师办公室偷的!”

    “滚你的!是借!暂时借!!”

    反正有球就行,甘涔也好久没踢了,心里一阵痒痒,就说:“好啊,回家放完书包,六点半河边见。”

    说完,甘涔回头去找蒋泊锋,让他把自己送回去,谁知道被宋鑫猛地拿胳膊肘戳了一下:“低头!快低头!你锋哥来了!别让他瞧见你!”

    甘涔瘦,两下被戳的就疼:“干什么啊,他来怎么了?他来要送我回去呢!”

    “你傻啊!他来了你还能去踢球吗?!”

    蒋泊锋今天值日,所以出来的晚些,已经走到身边,问:“一会去哪儿?”

    甘涔说:“去踢球,你去不?”

    蒋泊锋摇头:“要去汽修店。”转而他又跟冒着头等的徐开和宋鑫道:“甘涔也不去,他得回家做题。”

    甘涔一下子炸毛了:“我凭什么回家做题啊!我要去踢球!”

    蒋泊锋说:“甘涔。”

    卧槽妈的又是全名....!甘涔心里骂蒋泊锋原来年轻十岁的时候就喜欢拿他全名吓他,但又不愿意在朋友面前丢面子,叽叽歪歪道:“我就踢一会儿....,八点前回家行不行,肯定把卷子做了。”

    甘涔的语气见点妥协,蒋泊锋有些心软,但想着甘涔就是个你不逼他他一步都懒得往前走的性格,狠狠心:“不行,高考完再踢。”

    甘涔想发火,又一对上蒋泊锋沉敛的眼睛:“好好好好,不踢了行了吧!真你当我爸得了!回去回去!你赶紧走,不要你送我,我跟徐开他们回家!”

    蒋泊锋今天汽修店面的确有事,有个拉建筑材料的货车翻在河沟子里了,没办法送甘涔。甘涔跟徐开家住的不远,一路回去也有照应,蒋泊锋什么都没说,让他路上慢点。

    蒋泊锋走之后,徐开长舒一口气:“卧槽,吓死我了…!”

    蒋泊锋身上就是有种气质,徐开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让人觉得你得按照他说的做。

    徐开又风凉道:“甘涔,看不出来你这么怕蒋泊锋啊!”

    甘涔原本就心情不好,被他一激更急:“谁怕他了?!我这是积极求进步!走走走!去一边去!跟你鸡同鸭讲!”

    妈的你不怕蒋泊锋,你又没跟他在一块七年,你跟蒋泊锋在一块七年,你肯定比我还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