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聂夫人 第(1/1)分页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聂夫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寒潮间歇过后,天气大晴。

    又晴朗又干燥,反常的就像返了夏似的,长空型号的二期工程因为天气原因要推迟,但这是项目部要安排的事,技术组就能歇会儿,甘涔给蒋泊锋打了电话,要蒋泊锋下周来看他,他正好请假下山去,蒋泊锋答应了。

    前段时间累坏了,甘涔白天在办公室忙完了,就心痒,在军区找了个运动会用的足球踢。

    他们专家团队里没人有心思跟他踢球,甘涔就只好去找雷东五他们战士们一块踢,战士们的身体素质强健,在球场上跑起来能甩甘涔几条街,甘涔踢球技术又差,战士们常常踢着踢着就担心万一没一个注意,磕着碰着这位细皮嫩肉的科学家可怎么办?那可是要被班长罚去刷厕所的。

    因此跟甘涔踢球的战士们在球场上说是踢球,其实就是陪甘涔过家家,光踢一个上半场,甘涔一个人就能进十几个球,踢了几场甘涔自己就觉得没意思了。

    没人陪,又想踢,甘涔没办法,只好臭不要脸的去军区家属随行的生活区,找半大孩子们一块踢。

    孩子们可不知道他是什么上面派下来的大专家,跟他踢起球卖力的很,甘涔一个二十七的大男人,混在一群刚十二三岁,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孩子堆儿里,他一点不害臊,反而用他蹩脚到家的踢球技术“指导”孩子们,一个个欢天喜地的给他送球,雷东五笑他这是明目张胆的欺负小孩,他还笑着说欺负小孩真的特别爽。

    跟甘涔这种人讲不得什么道理的,他本身就是歪理。

    甘涔在孩子堆儿里很快就混成了“足球队长”,他中午正在饭堂吃饭,有个男孩拎着足球,仰着下巴喊他:“走了!”

    男孩一本正经地,也不叫名,把旁边好几个技术专家都逗笑了。

    甘涔扒拉两口米饭:“来了来了!”

    能在这儿踢球的小孩基本上父母在军区都有着不低的职位,才能有家属随行的名额,旁边的一个技术人员看了眼男孩,拉了一下甘涔的袖子,低声提醒道:“甘涔,这是聂首长家的小儿子,你们踢球可注意点儿啊,别弄伤了。”

    甘涔点头:“知道知道,帮我把碗收了啊。”

    说完就跟着男孩一块踢球去了。

    和几个军区的小孩一直踢到下午,甘涔累得出了一身的臭汗,再看球场上,五六个十来岁的男孩们跟不知道累似的,还没踢够,甘涔深感这年纪大了,体力真的跟不上了。

    他拧开水杯,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看见离球门不远处的男孩一个人,就喊着他一块来坐。

    “喂,你爸是聂首长啊?”

    男孩一听这个,就有些烦:“是啊,怎么了?”

    “年纪不大,脾气还挺刺儿的...”甘涔仰着脖子喝水:“没什么,是就是呗,我哥还是老总呢,特有钱!”

    男孩也是第一次碰见甘涔这样说的,不服气道:“我爸是光荣的军人!是保家卫国的将军!!跟整天只知道赚钱的人能一样吗?”

    “那倒是。”

    甘涔说:“你这不是挺骄傲的嘛,那干嘛一提你爸你就一副烦的样儿?”

    男孩撇开了头:“我爸是我爸,我是我。”

    他突然警疑地看向甘涔:“难道你也是因为我爸是首长,所以才来跟我踢球的?”

    “笑话。”甘涔哼了一声:“你爸是首长跟我又没关系,我只是个小研究员,做完这个项目就走了,放心吧啊,不会托你办事的,再说了,你这么小,能办啥?”

    男孩立刻道:“你别看我现在小,但我早晚有一天会超过我爸的!!”

    甘涔瞧着他,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越笑越停不住。

    男孩不明所以,脸红说:“你笑什么?!”

    甘涔哈哈笑了半天,说:“男子汉,有骨气!我就是觉得,人跟人这真不一样啊,我要有你这么个厉害的爹,我肯定只管好好当个二世祖就行了,哈哈,真的,不过你相信我,等长大了你一定会感谢你爸是聂首长的,他能给你的,实在太多了...哈哈”

    男孩原本还想跟甘涔理论几句,但没一会,球场边上开来一辆挂牌军车,从下面下来一位女人,男孩眼睛一亮,抱着球就跑了过去。

    “妈!”

    甘涔循声望去,下车的女人肩膀上搭了个茶色的驼绒披肩,应该就是聂首长的夫人了,很有气质,甘涔原本只是瞥了一眼,却在看见女人的正脸后,微微皱了眉头。

    聂夫人拿着帕子给小儿子擦汗。

    男孩跟女人一指,指着不远处的甘涔:“妈,就是他,这些天没人和我踢球,是他一直陪着我一块玩儿的。”

    女人牵着儿子的手走过来,身边的警卫员快步向前,低声与她说了几句,她便朝着甘涔温婉一笑:“您就是甘工程师吧,我听我丈夫的警卫员提起过您,是吴院士的得意门生,磊磊的脾气让我给宠坏了,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甘涔摆手,趁机朝聂磊头上揉了一把:“聂夫人好!您直接叫我甘涔就行了,三点水的涔,没麻烦,他很乖的!”

    聂磊瞪了他一眼,甘涔嘻嘻哈哈的。

    聂磊催促着拉扯了一下母亲的衣袖,聂夫人明然,笑着对甘涔说:“甘先生,下周是磊磊的生日,我们一家人打算在春莱大酒店给他办场生日宴,如果您有时间,我想邀请您来参加。”

    甘涔笑道:“好啊,好啊,没问题!是我的荣幸!”

    聂夫人还要去看望聂首长,就拉着儿子的手上车了。

    甘涔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辆军车,直到载着聂夫人母子的车消失在拐角,许嘉平到处找不到人来球场叫他,甘涔都没回过神。

    “甘涔?你在这儿在发什么呆?晚上凉,回去吧,一会叫几个技术组的开会。”

    许嘉平拉了甘涔一下,甘涔就像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一样,毫无防备地被许嘉平拉了一个踉跄。

    “甘涔?怎么了?生病了?”许嘉平担心的问。

    “没生病...”甘涔缓了一下,拿起手边的水杯往干燥的口腔里灌了好些水,朝许嘉平问:“许嘉平,你知不知道聂首长的太太叫什么?”

    “不知道,怎么问这个?”

    甘涔在脑海中仔细回想,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从见到聂夫人第一眼,甘涔就觉得眼熟,但又说不上哪里眼熟,直到刚才许嘉平拉他,他才猛然意识到,那不就是和蒋泊锋像吗?!

    聂夫人的眼睛和鼻子和蒋泊锋长得实在太像了!那种好像是只存在血脉之间微妙的肖似感...让甘涔不敢相信,却一下子又在心里炸出了个大胆而可怕的猜测。

    “雷东五呢?他一定知道!我去找他去!”

    甘涔一路跑往战士宿舍,今天不是雷东五站岗,他刚结束了训练,端着澡盆去冲凉,甘涔气喘吁吁地抓住他,问:“雷东五,你不知道你们军区聂首长的太太叫什么?!”

    雷东五一头雾水:“我又不跟聂首长,咋会知道首长夫人叫啥咧?这得问首长夫人的警卫员,他们肯定知道,不过你打听这个干啥?”

    甘涔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太急切,容易让人生疑。

    “哦,就是刚才首长夫人邀请我去参加她儿子的生日会,我得先知道人家叫啥不是,不然显得我不礼貌...”

    雷东五明白了,还很惊喜:“厉害啊科学家!首长夫人都亲自邀请你了!那行,交给我,晚上问到了给你讲!不能让你闹笑话!”

    甘涔点头,回去的一路上他都心神不宁,许嘉平跟着他,问:“甘涔,你让雷东五问首长夫人是名字是做什么?”

    甘涔紧锁眉头:“许嘉平,我觉得...觉得聂夫人和蒋泊锋长得说不出来哪里像...”

    “然后呢?”

    “蒋泊锋的妈妈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他了。”

    许嘉平聪明,没一会,就反应过来甘涔在说什么,他大为惊讶:“你的意思是...你怀疑聂夫人可能是蒋哥的母亲?!”

    “不不不!”

    这话他自己想想还行,被人说出来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惊悚感!那可是聂首长!

    甘涔连忙摇头:“不不不,全都是我的直觉,不,是错觉!错觉而已!毕竟我也不知道蒋泊锋的妈妈离开他之后是走了?还是...去世了?如果是走了,也不会那么巧的就来广东,还嫁给了聂首长...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说不定早就去世了,对吧?我什么都不知道,蒋泊锋这么多年对于他母亲向来是只字不提的,哪怕对我也是。”

    许嘉平遇事比他冷静的多,他问:“那蒋哥这些年给他母亲扫过墓吗?”

    甘涔摇头:“从来没有。”

    确实从来没有,这点连徐开都奇怪过,明明这人一旦有钱了,不是往家里修路就是修坟修宗祠,再财大气粗的,还有直接把公路修到家门口的,可蒋泊锋一样都没干过,宁愿去创办一堆什么慈善基金,把那么多钱捐给陌生人。

    等技术组开完会回来,雷东五替甘涔问的事也问到了,他说聂首长的夫人叫蒋琳,现在在一家儿童慈善机构做理事。

    “蒋琳...”甘涔念着名字,心头一紧:“许嘉平,你说,不会这么巧吧?”

    许嘉平也皱着眉:“你刚才说,蒋哥的母亲叫蒋丽?”

    甘涔松了一口气:“对呀,不是蒋琳,不是蒋琳...蒋泊锋的母亲叫蒋丽...!完全不一样的,吓死我了!”

    许嘉平又说:“可她们都姓蒋,说不定蒋琳是她来这边后改的名字,而且你说聂夫人和蒋哥长得很像。”

    甘涔顿时又变得一脸纠结了,他揪着头发坐在床上,大叫道:“不会吧?!如果真的是,那蒋泊锋要怎么办呢?她现在有丈夫又有儿子...”

    许嘉平说:“无论是不是,要不先跟蒋哥说一声?”

    这么大的事,不管是巧合还是真的,交给蒋哥去处理都比甘涔要靠谱太多了。

    甘涔立刻拒绝:“不行不行!现在还没确定...不能告诉蒋泊锋,要不然我先去薅一根蒋琳的头发,偷偷给她俩做个DNA鉴定?”

    许嘉平对他不着调的想法也不是第一次无语了:“甘涔,人家是首长夫人,你知道人家身后是跟着警卫员的吗?你去薅首长夫人的头发?”

    估计还没近身就被抱摔拿下了。

    “有道理...可那该怎么办呢?”甘涔揪着头发苦苦思索,忽然醍醐灌顶一般,一拍大腿:“对啊!我来之前拿了蒋泊锋的玉石吊坠来,他说那是他妈的!”

    甘涔急匆匆地拉开衣柜,埋头在里面一通乱翻,终于在一条裤子口袋里找了出来,他拎着吊坠给许嘉平看:“看,许嘉平,你觉得这个吊坠有什么特别的吗?”

    玉石吊坠的样式看起来很普通,不过许嘉平不懂这个,因此也看不出成色好坏,他摇摇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我不懂玉石。”

    “没什么特别的就对了!”甘涔说:“我觉得也没什么特别的,但如果蒋琳觉得特别,那是不是就说明有问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聂首长和聂夫人,上一章居然就有小宝贝猜出来了,天啦,难道你就是我的福尔摩宝??!

    最近有个工作项目压榨的太厉害了,每天都在疯狂跟项目中,所以更得慢!呜呜谢谢宝贝体谅!

    《渣受》目前已经在谈简体无删减的出版啦哈哈,所以大家放心会按时保质的完结的~!我头秃也会肝!啵啵!后期大家想看什么番外也可以去...咳咳上私信我~!

    放心宝子,甘小涔不会当圣母小百花道德绑架蒋哥的!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老公的感受在他眼里都是最重要的!

    小娇妻的眼睛写满了:(老公:老公)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