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40、第四十章:宾馆 第(1/1)分页

40、第四十章:宾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县城里最好的宾馆就是迎春楼了,女服务员从前台后面的折叠床上醒来,困眯着眼睛给两个人办了手续。

    才凌晨四点多,外头都是黑的,服务员收了押金给了他们钥匙就倒头睡了过去,压根没注意到眼前是两个男人。

    一进门,蒋泊锋放下行李,甘涔就扑在他身上了:“蒋泊锋!”

    甘涔特别喜欢喊他的名字,蒋泊锋闷哼了一声,将他换到前面来抱。

    床上,甘涔笑着趴上他的胸膛,伸着水涔涔的小舌头去舔蒋泊锋的唇:“你是怎么想我的,你想我哪里....”

    蒋泊锋靠在床头,垂下眼睫看着他,搂着他的腰:“哪里都想...”

    甘涔又笑了,他们还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而且是连一通电话也没有,甘涔嘟着嘴巴亲了一下蒋泊锋:“那你是白天想我得多...,还是晚上想我得多....?”

    甘涔的眼睛颜色偏浅,映着床头只开着的一盏的棕色小灯,此刻亮晶晶的,像坠进蜜色里琥珀。

    蒋泊锋没有说,他低头吻上去,捉住甘涔的舌,他们的唇舌交缠,吻得很深,像是在诉说分离这段时间的思念,直到吻的甘涔缺氧到脸颊泛起红来,才分开。

    甘涔喉咙里轻轻喘着小口的气:“说嘛....”

    蒋泊锋不像甘涔,黏腻的情话能张口就来,他多半都是被甘涔逼得没法子了,才肯说一两句。

    甘涔不停追问,蒋泊锋只好说:

    “白天想得多....”

    明明是甘涔他自己非要问蒋泊锋是白天想他得多还是晚上想他得多,现在蒋泊锋给了他答案,他又不满意起来。

    他嘴巴不自觉地就撅起来了:“为什么晚上就想的少了?”

    蒋泊锋不说话,似乎是怕了他了,只是抬抬下颚,继续去吻他,甘涔让他吻了两下,便偏开唇,不让他浑水摸鱼。

    “你别糊弄我...!你说...!我可是白天晚上都在想你呢...!有时候还睡不着觉...,你为什么晚上就不想我了...?!”

    甘涔的小性子又发作了,他很在意这个问题,他很在意这辈子的蒋泊锋爱不爱他,有多爱他,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他这辈子已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蒋泊锋,甚至连带着自己的命

    也是...,只要蒋泊锋想要。

    蒋泊锋抱着他,在他不断的‘逼迫’下,他终于动了动嗓子:

    “你不在...,晚上不敢想你...”

    正闹的甘涔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出来,他笑得倒在蒋泊锋身上,单薄的脊背都笑得随着胸膛一颤一颤起来,根本收不住。

    “哈哈哈,蒋泊锋,你...,哈哈哈...”

    看他笑的实在过分,蒋泊锋一脸无奈,伸手拨弄了一下他耳后的头发:

    “...都说了不说,你听了又笑成这样...”

    “我爱听,哈哈,我爱听嘛....”甘涔撑起来,擦掉了眼边笑出来的两滴泪:“那一会儿可不叫你忍得那样辛苦.....”

    甘涔伸手一抹,还抹出两粒泪水冲下来的眼糊。

    他可不想带着眼糊和蒋泊锋□□,甘涔让蒋泊锋等会儿,他去洗把脸。

    甘涔在厕所的水龙头下洗干净脸,又闻了闻衣服,总感觉好像翻墙时沾上了兔笼的味道,他索性脱了,站在淋雨下冲了个澡。

    洗完了,他裹着蒋泊锋的外套出来,喊了两声蒋泊锋的名字,房间里安静的很,刚才他们进门时匆忙扔下的行李也还在中间扔着,甘涔差点踩到。

    蒋泊锋是个很规矩的人,一般不会把东西乱放,甘涔走去床边一看,原来蒋泊锋已经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连甘涔刚才在厕所冲澡的动静声都能没吵醒他。

    甘涔看了看表,才凌晨五点钟。

    建京到望水一路上白天都少说也要开上三四个小时的车,跟更别提晚上,蒋泊锋开了一夜的车过来找他,他自己在家睡了一夜,可蒋泊锋从蓝山回来却连一分钟都没休息。

    甘涔的心疼起来,看着蒋泊锋脸上直到睡着才敢流露出的疲惫色,蒋泊锋不过也只比他大了一岁而已,却已经开始站在他前面,帮他抵挡未来所有可能袭来的风雨了...

    甘涔又心疼又自责,刚才闹了蒋泊锋太久,他给蒋泊锋小心地脱去了鞋,轻手轻脚的爬上床,窝进蒋泊锋怀里,听着蒋泊锋熟睡的呼吸声,陪他一起睡了。

    ....

    蒋泊锋睡得时间并不长,他已经习惯用短暂的睡眠来恢复精力,三个小时候后他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往手边一摸,发觉手臂被掣肘,才看到怀里还睡着甘涔。

    蒋泊

    锋清醒了一些,松了一口气。

    他尝试动了一下右侧的肩膀,受伤的地方血从纱布里又渗出来了些,蒋泊锋轻轻托着甘涔的头,将他放在自己的枕头上,刚准备起身,甘涔就醒了。

    甘涔一条手臂横过来搂上蒋泊锋的腰,埋头在蒋泊锋精力的腰侧,皱着眉说:

    “你抱我睡...!抱我睡...!”

    他醒了就有些起床气,不分地方,蒋泊锋怕弄醒了他,一会更不好换药,只好避着伤处在床头靠了一会,以前只要他顺着甘涔,甘涔都会继续睡过去,但大概是宾馆枕头让他有点不习惯,甘涔只睡了一会就醒了。

    他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扒拉扒拉蒋泊锋:“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呀....,你去哪儿啊...”

    蒋泊锋吻了他一下:“哥去厕所。”

    甘涔这才松开他,蒋泊锋下床,甘涔接着睡了一会,就睡不着了。

    他们住的是迎春楼里最贵的房间,房间里还有电视,甘涔打开,换了一个播小品的台,看了一会,他也觉得有点尿急。

    他下床,敲着门:“蒋泊锋,我也想尿尿....!”

    里面说:“等一会儿。”

    甘涔在门口夹着腿来回走的等,等了一会,听见里面厕所台子上有动静,这不蒋泊锋也没上厕所嘛!

    甘涔又敲门:“哥...!你在里头干嘛呀...!我要尿出来了...!”

    没一分钟,厕所的门开了,蒋泊锋的衬衫扣子都没来得及系:“刚才不上,我一来就急得你...”

    甘涔快忍不住了,一个闪身就跳进去了:“哪儿知道上厕所会传染啊...!”

    等释放完膀胱里的存货,甘涔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低头一看,纸篓里干干净净的。

    那蒋泊锋刚才待在里头这么长时间干嘛呢...?难道上厕所不用纸?

    甘涔忽地觉得有点可疑,进门时他去搂蒋泊锋的脖子,都好像感觉到蒋泊锋不自觉地往后躲了一下....

    蒋泊锋从来不会躲他的,甘涔想了想,朝外头喊:“哥!我要拉屎!可能有点久!你先去吃饭吧!”

    外面沉默了一分钟,才回他:“你上就行了..,哥不急...”

    甘涔故意在厕所里弄出点动静,过了五六分钟,他小心贴着厕所的门听,外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甘涔一下子打开门。

    可等他打开门他就

    愣住了,蒋泊锋正背对着他,往肩膀后的伤口上浇着酒精,地上扔着一团团染血的绷带纱布,蒋泊锋右侧肩膀上有个血洞,周边的肉都钩烂了,缝着密密麻麻的针,整一片看着狰狞又可怕。

    听到门锁响,蒋泊锋一下子回过身来:“涔涔,你怎么...!”

    他没说完,甘涔就已经冲到了他面前,红了眼睛:“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

    甘涔一下子挡开他的手,发怒道:“我问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蒋泊锋只好说:“在渔场天黑,没看清楚,撞在了固定渔网的钩子上,真的没事...”

    甘涔看着蒋泊锋肩膀后可怕的伤口,这个时候的他并不懂蒋泊锋话里的掩饰,他又看蒋泊锋手里拧开的酒精,一张嘴就忍不住想掉泪,他忍住眼前的一片模糊:

    “你就这么往上浇,那不得疼死了....!你够不到怎么不叫我!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没用?!”

    “不是...”

    蒋泊锋手里的酒精被甘涔夺走,甘涔擦了一把眼泪,拆开桌子上的棉签,小心的用酒精沾上,给蒋泊锋肩膀上的缝针消毒。

    “你不要再说一个字了!我一个字也不想听你说了!”

    甘涔真的生气了,蒋泊锋便不说话了,这么疼的事他也没动也没哼,甘涔的眉心都心疼地拧在一起:

    “你怎么弄的啊!伤口这么深,这是缝了多少针啊....!”

    蒋泊锋只往少了说:“三十多针...”

    甘涔心疼坏了,尤其想到蒋泊锋顶着这么重的伤,还连夜开车过来接他,他心里就跟刀割似得一样疼,一边给蒋泊锋贴纱布,一边骂;

    “谁让你这么赶的!你缝这么多针,谁让你要赶夜路回来的!我等几天又没事,你在建京休息几天也好啊...!谁让你过来的!!”

    甘涔骂着骂着就哭起来,他用手背抹掉泪,继续给蒋泊锋包扎,蒋泊锋要伸手给他抹泪,被甘涔吼:“不许动!别碰我!”

    蒋泊锋的手只好又收回来了,等包扎完了,蒋泊锋赶紧穿上衬衫,不再让甘涔看到,甘涔又问蒋泊锋到底是怎么伤的,蒋泊锋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几句,他和朋友不小心撞到了锚钩...

    甘涔听了,一个劲地掉眼泪,他甚少哭的这样安静,不作也不闹,蒋

    泊锋没法子,不知道该怎么哄,他连夜赶回来就是怕甘涔自己会哭,现在可好...,甘涔哭的更多了...

    “涔涔...,别哭,别哭了,你再哭,哥真的白赶回来了...”

    甘涔吸着鼻子,让蒋泊锋一句话哄得更心里难受了:“你管我哭不哭...!我哭了又能怎么样...!我又不是能呼风唤雨的大妖怪,又不会一哭就发大洪水,全世界的人民都不在意我哭不哭,就你在意,你那么在意干什么啊..!”

    蒋泊锋忍不住笑了笑,轻轻捏他鼻涕眼泪混在一起的嘴角:

    “管他们在不在意…,有哥在意就够了,嗯?”

    甘涔看着蒋泊锋笑,红着眼睛瞪他,蒋泊锋又捏了捏他:“不哭了,再哭眼睛要肿了...”

    甘涔停了停,说:“下次受伤不许骗我!!”

    蒋泊锋点头:“好...”

    甘涔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再让蒋泊锋跟他保证些什么,他制不住蒋泊锋的,上辈子这辈子都制不住的...

    甘涔不知道是气他还是气自己,偏过头,去把桌子上摊开的纱布收好,蒋泊锋拉住他:“扔在那里别管了...”

    他把甘涔拉过来,没受伤的手圈着甘涔的腰,搂的近了。

    甘涔知道蒋泊锋这是睡得回过劲了,估计要往他身上使劲了,他红着脸骂道:“你...,你都伤成这样了...!不休息就算了,怎么还能想着这档子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