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平淡 第(1/1)分页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平淡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门里的甘涔丝毫不知道他口中的“泥腿子”就在门外,他吃饱喝足了,霸占着大半个陈女士的高级月子床,开始大吐苦水。

    陈静怡笑不止:“泥腿子?哈哈,这是什么意思诶?”

    “我们家乡那边的话,就是干苦力出来的,蛮横又不讲道理,我们县城,哪家小孩不听话家长摁着就是一顿揍,蒋泊锋对我就是这样,从我考大学,到出国念书,再到去二院工作,全是他安排的,我不照他的做,他揍我连眼睛都不眨的。”

    “他真的会打你?可蒋哥看起来不像是会打人的男人诶,那你为什么不报警呢!”

    陈静怡义愤填膺,她对家暴这件事向来是零容忍的。

    甘涔咳嗽了两声:“额...不过他打我我也会打他的,两个男人嘛,当然,你们女孩子就不一样了!如果以后肖绍敢打你,你告诉我,我让蒋泊锋炒他鱿鱼,叫徐开找人打得他满地找牙,给你报仇!”

    门外,肖绍莫名的感到一阵颈后发凉,就听见门里他老婆一惊一乍的问:“什么?你们两个还互殴?”

    “也没有啦。”甘涔说:“他打我就是照着一个地方揍,我打他就不一样了,我打他全身都打!”

    说到这儿,甘涔还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这么一想好像我也没吃亏。”

    肖绍此刻恨不得把两只耳朵都堵上,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听老板这些...闺房趣事!但...他又不自觉地觑了身旁的蒋总一眼。

    原来他们蒋总有时候眉骨脖子上那些抓痕就是这么来的。

    不愧是能拿一支酒瓶子就把人砸的缝了二十多针的,看来这位是真不好惹啊。

    陈静怡自然不知道甘涔急起来是怎么手脚并用招呼蒋泊锋的,她光是想想甘涔和蒋泊锋那悬殊的体格差距,就觉得甘涔这么说一定是在安慰她。

    她十分同情地讲:“我不知道你原来过的这样辛苦!那他打你你会很疼吗,你怎么反抗呢!”

    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总是情绪波动很大的,甘涔只好安慰她:“还好啦还好啦!而且我一哭他就不敢动我了,没有多疼的,很多时候我都是装的!故意哭的超级大声,他就很怕把我打坏了,很紧张,哈哈。”

    陈静怡听后,觉得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和她以前想象的真的差距蛮大的,她感叹道“...原来你们私底下竟然有这么多...独特的...相处方式,我还以为你们一直很恩爱呢!”

    “再恩爱的夫妻也会有吵架的时候,等你结婚久了就知道啦,像蒋泊锋,他就是大男子主义超严重的那一类!太不讲道理、太蛮横□□,最喜欢什么事都不和我商量,一个人做决定,然后又特别喜欢压榨我人权,简直就像古代的官老爷...!”

    门外,肖绍敏感地感受到身边人不妙的气压,想赶紧咳嗽一声去提醒里面的人不要再继续“太”下去了,没想到,甘涔话锋一转:“不过我也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很容易长歪的。”

    陈静怡不解:“你?不会啊,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好的。”

    “真的吗?”甘涔转过头,反问道。

    “诶...”陈静怡一下子有些说不出话了。

    确实,好像除了他们几个和甘涔玩得好的朋友,大部分人都觉得甘涔是难以相处的,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很多事情都得先顺着他,否则就谁都不给面子之外,最主要的是...甘涔实在活的太过于随心所欲了!这样的性子固然没错,但很多时候都让周边的人难以招架。

    “蒋泊锋知道,这些小毛病他从来不要求我改,他甚至都会纵着我,大事他会帮我做最好的决定,我心里知道,就像现在,如果不是他,大概我一辈子也不会有个正经工作,认识你们这些人。如果换做过去,来劝我的一定不会是你这位麻省毕业的高材生,肯定会是他们,劝我去蒋泊锋那里搞点钱,喝杯酒,打打牌,先快活快活....”

    甘涔说着说着突然有些伤感,他手掌撑着床上,望着天花板。

    陈静怡对他后面的话有些没听懂,不过就从她在美国的观察来看,蒋哥对甘涔实在是包容到甚至都有些过分的程度了。

    “蒋哥对你很好啦,我看出来了,你们这算什么吵架,分明是在打情骂俏!”

    陈静怡夹了一筷子香菇莴笋,吃完了,见甘涔还是若有所失地望着天花板。

    “可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还是向他撒谎了...”

    陈静怡咀嚼着,口齿不清的问:“什么重要的事?”

    “我一辈子也不想说的事,可我不说,总觉得对他不公平,太不公平了,连我都觉得我要是真的瞒了他一辈子,我就太不是个东西了...!可我又怕,怕他知道了,会觉得我...挺坏的...”

    “坏?到底什么事诶,你说的我头都晕啦!”

    “我...”

    门被拧开了,陈静怡开心地叫了一声:“老公!”

    肖绍松开门把手,见刚生产完的妻子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上前给她披上了披肩,接着介绍蒋泊锋,陈静怡当然认识,她是自来熟,笑着跟一起进来的蒋泊锋打招呼。

    “蒋总!您来接甘涔呀!还带了礼物,太客气啦!”

    蒋泊锋微笑问候,放下手中的母婴用品,寒暄后,陈静怡高兴地去看蒋泊锋买的礼物,蒋泊锋则转头看向床上的甘涔:“甘涔,下来。”

    “哦,哦哦。”

    甘涔反应过来,连忙从陈静怡的月子床上下来了,踩上室内拖鞋,蹭到蒋泊锋身边,小声问:“你怎么这么快就来啦?答应给我买摩托?”

    蒋泊锋看他一眼:“谁让你躺别人的床的?”

    甘涔不满地撇了下嘴:“又挨骂,这醋都要吃?人家孩子都生了!”

    蒋泊锋随手摸了把他的头作安抚,时间不早了,也不便再打扰人家新婚小夫妻,和肖绍和陈静怡道别后,蒋泊锋就带着甘涔走了。

    下电梯,甘涔眼珠子转了转,用胳膊肘戳了戳蒋泊锋:“蒋泊锋,你刚才是不是在听我墙角啊?”

    “听了。”

    “从哪儿开始听的啊?”

    蒋泊锋忽然也想听听,他刚才说了自己那么多坏话,这会儿想解释哪个,于是说:“从泥腿子开始。”

    甘涔尴尬地“额”了一声。

    电梯到了一楼,蒋泊锋看甘涔也没组织好语言,等两个人走出来,甘涔才磨磨蹭蹭地上前两步,心虚地拉拉蒋泊锋:“那个...我刚才说的那个...你打我我是假哭的话,那是撑脸面的话啊,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其实你打我我超级疼的!我每次都是真哭!”

    蒋泊锋:“.....”

    合着编排他那么多,甘涔脑子里最想解释的就是这个,蒋泊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瞧着甘涔,心里是既好笑又无奈。

    算了吧...这样也挺好的,甘涔从来都不需要怕他,不是吗?他就一直这样,快快乐乐,随心所欲,就挺好的。

    蒋泊锋看向甘涔的眼神柔和起来。

    甘涔转头,看见前台小姐,突然想起什么:“对了,蒋泊锋,你过两天不是要去美国出差吗,这儿离我单位近,要不你让我在这儿住两天吧,这儿吃的好,环境也好,你不用担心我,我还能和陈静怡聊天解闷。”

    蒋泊锋眼中的柔情一顿:“这儿?这儿是月子中心。”

    甘涔一脸“我知道啊”的表情:“我知道啊,谁说月子中心男人不能住了?”

    蒋泊锋吸一口气,耐心道:“不能住就是不能住,我去美国出差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单位上班,上完班回家,你嫌远我让司机送你。”

    甘涔不信:“我不信,我要去问问。”

    他抬脚要去问前台小姐,被蒋泊锋一胳膊拉回来:“坐月子是什么意思,女人生了孩子才能来这儿住的,你在这儿住算什么?要住女人窝里?”

    甘涔一听生孩子,立马来了气焰,学着婆媳电视剧里的不好惹的儿媳妇一般叉着腰:“蒋泊锋,你明明知道我不能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指桑骂槐咯?!”

    蒋泊锋忍不住了,照着甘涔那整天不知道想点什么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给我好好说话!”

    甘涔脑袋一栽,揉了两下,顿时蔫了一大半:“...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呗,干什么动手啊,你这就是泥腿子作风!”

    “泥腿子没养活你?”

    甘涔又笑嘻嘻的,到了车上,不用顾忌外人目光,他抱着蒋泊锋的手臂,给他划拉着手机上刚才挑的滑雪设备的图片:“我可不是没心肝的人,瞧,我也给你挑了一份,我们是情侣款!等你从美国回来,咱们去山庄滑雪!”

    作者有话要说:  甘小涔(叉腰):孩子孩子孩子,没孩子的难道就不能住月子中心?!你在指桑骂槐???!

    蒋爹:掐着眉心,心里默念:自己养的自己养的...打不得打不得...

    婚姻到底给蒋爹带来了什么?

    蒋爹自己的日子:一步一个脚印,奋斗不止,事业蒸蒸日上...

    有了甘小涔:一步(鸡飞狗跳)一个脚(鸡飞狗跳)印,奋斗(鸡飞狗跳)不止,事业蒸(鸡飞狗跳)蒸日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快完结啦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