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渣受重生抱紧前夫大腿 > 6、第六章:考个大学 第(1/1)分页

6、第六章:考个大学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望水县就一所高中,建着唯一的一栋教学楼,整个年级就两个班,高考临近了,班里有的发愤图强励志要考上大学,大部分还是按部就班的想去厂里上个班混日子。

    甘涔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最后一排,托着脑袋看向窗外。

    徐开凑过来:“涔哥,一会考数学再给我抄抄呗?”

    甘涔心里正想着事,瞥他一眼:“现在抄有啥用,都快高考了,你抄四眼的去。”

    “嗐,我感觉现在你比四眼会的还多呢,我才不在乎高考。”徐开他爸在车床厂当副主任,算是他们这帮哥们里条件最好的,只是徐开他爸也不知道是不是净忙着升官发财,偏偏把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养的吊儿郎当的。

    徐开拎着一个足球给甘涔炫耀:“看,你上次让我抄的那几道物理题,我不是多考了二十多分,我小姑给我买的,双羽!名牌!我还想要身球衣。”

    甘涔一看,这足球不是高考结束之后,他和徐开一起去市里买的吗?

    他还记得当时这个牌子不便宜,徐开他爸不给他买,还是徐开在市里那个开招待所的小姑奖励他的钱,可那都是高考之后的事了。

    怎么徐开现在就拿上了?

    “哎哎,看傻了?”徐开伸手在他眼前晃晃,拍拍他的肩:“放心放心,等哥以后成了大老板,罩着你!给你买个带齐达内签名的!”

    “起开起开,帮我把作业交了。”

    甘涔把作业本扔给徐开,心里一阵说不上来的烦躁,他不知道是不是他强行把自己和蒋泊锋相遇的时间提早了两年,导致现在不少事情似乎卷进了他看不见的蝴蝶效应。

    比如蒋泊锋那天说要去市里,徐开提前收到了足球。

    甘涔想了半天,毫无头绪,但好在都不是什么重要的改变。重生就已经太不可思议,他不知道这些细微的变化会给这一生带来什么,他只知道,既然老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那这一辈子他都要待在蒋泊锋身边。

    当然,他感动的誓言没维持多久,考试成绩就下发了,他还真考了个班里第十。

    老师约他去谈话,说让他再努努力,上个市里的职工技校没

    问题,说读完技校以后去厂里就是技术工,比高中毕业直接进厂的待遇好。

    甘涔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想拿着成绩赶紧回去找蒋泊锋。

    蒋泊锋看见他的成绩也很惊讶,没想到甘涔真的行。甘涔那叫一个骄傲,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他以为蒋泊锋最起码放他休息两天,谁知道蒋泊锋想了一下,第二天就托上次修车的师傅又给他带了好几本书,让他一边学一边做。

    甘涔恨不得要吐血,他写了几天,好几次都因为早上实在起不来床就不想写了,蒋泊锋的汽修店正忙,老板带着他去市里进零件,在闷热的大市场里来回搬货卸货的顾不上他。

    蒋泊锋也不惯他这个做什么事说撂挑子就撂挑子的脾气,就说现在不做,回来考完了一块算账。

    其实这辈子目前为止蒋泊锋没动过他一根手指头,但甘涔一想到上辈子蒋泊锋抽他皮带那架势,瞬间心惊胆战的忍不住又怂了。

    他也气,明明这辈子他都尽量不惹蒋泊锋急,不激起蒋泊锋以后收拾他的“坏习惯”,尽量把青涩的蒋泊锋往“温柔爱人”那方面带了,但怎么现在一看根本没啥作用呢?!

    妈的…他看蒋泊锋这厮的暴力因子就是从小刻在骨子里的!

    甘涔不敢再赖床,只得早上继续起来做卷子。

    不过这书本被迫啃的也是啃下去了,甘涔的成绩往前一次次的排,他就是典型的你抽他一下他给你磨磨蹭蹭往走一步的性格,从前甘涔学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还能学个中游,就足以证明他的脑子真比一般人好使的多。

    就是他懒得用,活糟蹋。

    于是当大家都在复习课本知识备考的时候,只有甘涔在连续高压的做题,也不知道蒋泊锋是怎么想出来这么个变态的方法的,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太适合甘涔这种脑子聪明又懒散的人。

    高考前那几次考试甘涔的年级名次简直跟着火似的蹭蹭往上窜,最后一次组织考试,甘涔直接考了个全校第一,把一众老师的下巴都惊掉了。

    距离高考就剩一周的时候,甘涔说什么也不做题了,他周末在睡在蒋泊锋那儿,在床上抱着被子红着眼睛哭:“我不做了...!我不做卷子了...!我不考了还不行...!我现在

    看见书本就想吐…!我再也不想早起了...!”

    甘涔一副委屈受大了的模样,惹得刚从汽修店回来的蒋泊锋一阵无奈,他反手脱去被机油弄得脏污的背心,露出少年人精力紧实的肌肉和臂膀:“做个题又不是要杀了你,至于这么多眼泪?”

    甘涔红着眼瞪他:“又不是你做....!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蒋泊锋无奈道:“老师说你在数理化上很有天分,是个好苗子,别浪费。”

    甘涔说:“什么好苗坏苗,你在管人上这么有天分你怎么不去帮王叔养鸡啊!”

    王叔是他们镇子上的养鸡大户,甘涔突然发觉自己说不对,又偏着脸哼道:“...妈的,我才不是鸡!”

    蒋泊锋忍不住笑了一下,甘涔孩子气,但他好似活该就这么该哭还笑似的,没人会指责他。蒋泊锋身上沾的都是土和脏灰,没法抱甘涔,只能道:“涔涔,好好考个大学。”

    甘涔一愣,心里想着,上辈子他和蒋泊锋都没读大学,难道这辈子要改轨迹了?那可是大事!

    他问:“哥,那你考哪个大学啊?”

    反正不管怎么样改,他得跟蒋泊锋上一个学校!

    蒋泊锋住的地方狭小,厕所和厨房都是公共的,屋子里就一张简陋的床和一张桌子,甘涔睁着一双哭完水涔涔又亮晶晶的眼睛瞧着他。

    蒋泊锋说:“我不读了,上次去学校办过手续了,市里的工地要开工,下周就要去了,你考个大学,咱们一块去建京。”

    “啊?你不读了?”甘涔睁着眼睛:“不是,为什么啊!哥,那你不读,干嘛让我去读啊?那我也不去!我陪你!”

    “胡闹。”蒋泊锋看着他:“我问过老师了,读完大学国家管分配到单位,研究所,是铁饭碗,一辈子就安稳了,你不读书,难道以后想去工地上干工?”

    甘涔想反驳说那我上辈子我也没读啊,不是照样拿个高中毕业证跟着你七年,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去单位里稳定是铁饭碗啊!

    正想着,甘涔忽然又一愣,他看蒋泊锋认真说教他的样子。

    两年,提早的两年…

    他心里突然炸出一个猜测,难道是这辈子他和蒋泊锋提前的相遇,让蒋泊锋对他的事更上心了?

    蒋泊锋一向都

    是有头脑,眼光准的,不然后来也不会赤手空拳的在建京闯出一片天,他让甘涔读书,就说明现在的蒋泊锋一定看到了读书的好处。

    想起上辈子…,蒋泊锋也不是对他不好,他让甘涔住进大别墅,过上好日子,但那些都是他奋斗出来的,换句话说,甘涔享受的一切都是他给甘涔的,如果有一天他把甘涔扫地出门,或者甘涔失去他,那毫无生存技能的甘涔大概会直接死在外面,比如后来。

    那时候的蒋泊锋真跟养鸟一样养着他,好像都没思虑到这一层,从心里为甘涔他自己的未来打算…

    甘涔眨巴眨巴眼睛,黏糊糊地凑上去:“哥…,你对我真好。”

    蒋泊锋看他变脸比翻书还快:“不在心里骂我了?”

    甘涔心里正甜蜜呢,赶紧道:“不骂了不骂了,哪能啊,哥,我知道你为我好,哥,我爱你!”

    这种大胆的情话在封闭的小县城连情书上都不敢写,偏偏甘涔说出来大胆又坦诚,蒋泊锋老脸一红,咳嗽了两声端着洗漱的盆去冲澡了。

    甘涔笑着倒在床上,笑完了,他轻轻闭上眼睛,管他呢,反正他已经把十八岁的蒋泊锋套牢了!读书就读书吧,他还不信读个书能把老公读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