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新十日谈 > 第192章 百口莫辩 第(1/1)分页

第192章 百口莫辩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郝鸣岐和安德鲁将军在夏威夷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登上了军方飞机准备回到美国东海岸中央情报局本部。www.juyuanshu.com

    在飞机上他们继续谈论着司令官,郝鸣岐说道:“这位司令官蛮有意思的。”

    “他这种人打仗是一把好手,一旦离开了军队就什么也不是。”安德鲁将军说道:“当年在欧洲战场,他就是装甲兵司令,我是情报处长。我们一起合作横扫了半个欧洲,从诺曼底一直到柏林。”

    “那后来呢?”郝鸣岐接着问。

    “后来他继续驻防欧洲,我去了亚洲协助麦克阿瑟将军。战后我在日本冲绳组建了特工学校,他被调到夏威夷担任司令。”

    “这么说他也是一位战功卓著的将军。”

    “那是当然,不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职位交给他。但是他这个人生性傲慢,口无遮拦。否则的话他会升得更高,华盛顿应该有他的位置。”

    谈论了一会儿司令官,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安德鲁将军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突然说道:“你想没想过,如果飞机突然失事会怎么样?”

    此刻他们正在万米高空,郝鸣岐听闻此言,脸色大变:“将军为什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可不敢做那种设想!”

    安德鲁将军笑了:“我是说假如,因为我手头真有一个案子,就是关于飞机失事的。”

    郝鸣岐意识到这可能是安德鲁将军在向他布置任务,便竖起耳朵继续听。

    “前不久,俄勒冈州发生了一起空难,有一架民用航班在俄勒冈的西部坠毁。中央情报局正在调查这件事情。”安德鲁将军说道。

    “民用航班坠毁,应该当地警察处理就可以了。中央情报局为什么要插手?”

    “因为航班上有一个重要人物,准确的说是个科学家,他随身携带着一份航天发动机燃料的配方。这个配方非常重要,是美国航空航天的最高机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份配方不见了。”

    “你猜对了,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找到这个配方,起码不能让他落在敌对势力的手中。”

    “这个配方会不会在空难中烧毁。”郝鸣岐问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倒也简单了。有意思的是空难现场没有大火,甚至还有两个幸存者。包括这个科学家,只不过他昏迷不醒。”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线索?”

    “在清点遇难乘客的时候,包括幸存者在内,发现少了一个人。”

    “也就是说少的这个人就是嫌疑犯。”

    “大家都这么认为,怎么样?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吗?”安德鲁将军问道。

    郝鸣岐还是感到始料未及:“为什么选中我?我对民航飞机可是外行!”

    “就是因为你这副亚洲面孔,”安德鲁将军笑了笑:“航空公司投保的是一家华人开办的保险公司,公司成员大多是华人。你以保险公司调查员的身份介入案件,再合适不过了!”

    不等郝鸣岐表态,安德鲁将军继续说道:“具体情况,到了总部我再跟你详细交代。”

    在飞机上谈论飞机失事的确让人感到不愉快,好在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飞机降落在一个不知名的机场,郝鸣岐和安德鲁将军被一辆老福特接走。

    阔别多年,再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郝鸣岐难免心潮起伏。当年他离开美国的时候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当时做梦也想不到他今天会以这样的身份故地重游。

    中央情报局的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和弗吉尼亚州交界处的兰利郊区。此时的办公大楼刚刚新建不久,看上去像一个中学校园,掩映在树木葱绿之中。周边的停车场停满了车辆,只有一排高大的绿化带阻隔了窥视的眼睛。

    郝鸣岐思绪尚未平复,老福特已经停在大楼面前。安德鲁将军领着郝鸣岐径直走进大楼,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安德鲁将军如释重负的伸了个懒腰:“终于回到家了。这里也是你的家,请随便。 Oh,对了,从现在起你应该有个英文名字。你看……”

    郝鸣岐想起自己在美国上学的时候英文名字叫托尼,就随口说道:“你就叫我托尼好了。”

    “托尼,很好。”安德鲁将军说道:“我马上给你办一个新的证件,名字就叫托尼。从现在起你就是美国公民了。”

    “这么容易吗?”郝鸣岐惊喜的问道:“成为美国公民就这么简单吗?”

    “在我这里就这么简单!”安德鲁将军说道:“有了这个身份你在美国就可以自由活动了,如果你愿意这个身份你可以用一辈子。这份礼物还不错吧?”

    “天哪!简直太好了。如果没有其他的附加条件,我现在就想离开这里,去享受一个美国公民的权利。”

    “你这个调皮鬼,也学会开玩笑了!”安德鲁哈哈大笑,但很快就收住了笑容:“现在我们该谈正事了,本来想给你一段时间适应环境,可是现在时间紧迫。我在台湾的时候总部已经来电催促了,在夏威夷又接到他们的电话。所以我在飞机上就已经开始给你介绍案情了。”

    “等一等安德鲁,”郝鸣岐已经开始用美国人的习惯直呼其名了:“我还没有答应你接受这个案件。”

    “听我说,托尼。”安德鲁将军也开始直接了当:“你认为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叫你来不是度假的,这是命令,你必须接受。不要让我失望! 托尼。”

    其实郝鸣岐知道已经无法推脱了,他也不想推脱。尤其是那份航天燃料的配方让他很感兴趣,如果能顺手牵羊得到这份配方,那将是一份重要的情报。

    郝鸣岐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那就一切听从您的安排。”

    安德鲁将军直奔主题:“其实我们的人已经暗中介入了这个案件,可是到现在一无所获。嫌疑人还有那份配方依然杳无音信。一旦这个配方被带到国外,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损失。”

    “为什么要暗中介入?”郝鸣岐问道:“公开搜捕嫌疑犯难道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