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江总,你的小祖宗又惹祸了 > 第25章 捉奸在床 第(1/1)分页

第25章 捉奸在床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他撇开江窈的手,赶紧推门,谁知门已经被上了锁,“窈窈,我感觉不对劲。www.chunrou.me”

    下一秒,江窈已经攀附上他的肩头,双手伸进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上四处点火。

    他忍住上涌的欲望,强行扳开江窈的手臂,江窈立刻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他反应过来,“江窈,你是不是下了药!”

    江窈没回答,一个劲地亲吻他,她的撩拨很生涩,只会乱摸,嘴唇贴着他的肌肤,但他被撩拨得浑身燥热,一步步退至床边,把她压到身下。

    身下的女孩皮肤透着不正常的红,嘴唇鲜艳,眼神迷离,他禁不住在她的脸颊上亲了又亲。

    她嘴里发出一声声的猫似的嘤嘤,他耳膜被娇媚的声音刺激,轻轻啄她的嘴角,他听到她道:“不行,你不行!”

    一只不安分的手往他的身下探去,他猛然一惊,把她推开。

    他喃喃自语,“不行,我不行,我们绝对不行!”

    她无语透了,但身子绵软,只能揪住他的衣角恳求,他毫不犹豫地抽身,没了江庚礼的抚慰,她浑身上下像是有无数小虫子在爬,只能在床上蠕动,像条可怜的蛆。

    “哗!”

    她被迎面浇了个透心凉,身体升腾出的燥热一下子凉了。

    她被水呛到,“咳咳咳!”

    一个花瓶从她的脚下滚过,江庚礼滑倒在她的床脚边,拽了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的下半身,皱眉闭眼,喉结止不住地滚动。

    她捡起花瓶,在他的眼前倒扣,无辜道,“二叔,怎么办,里面没水了?”

    他指着不远处的桌子,上面放着青瓷茶壶,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水,我渴。”

    江窈点点头,勾唇,笑得戏谑。

    第一次见到中药时把水泼到女方身上,让女方清醒的,看来在江庚礼眼里,她可比他自己危险百倍,不过真是药糊涂了,让一个这么危险的人提前清醒,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啊!

    “啊,二叔渴了,那该这么办呢?”

    他仍旧闭眼,咬牙切齿,“拿水!”

    她乖乖拿了水,茶水滚烫,他入不了口,从嘴角滚进了领口。www.jingmo.me

    她看着咽了咽口水,江庚礼这副任人欺凌的模样,那药效似乎卷土重来。

    她倒了杯茶,吹吹气,没有喂给他,而是自己一饮而尽,欺身,含住他的唇瓣,撬开他的牙关。

    她的脖子被他卡住,她还意犹未尽,撞上一双盛怒的眼睛,她眨巴眨巴无辜的眼睛,“二叔,怎么啦,你不是口渴吗?”

    他放开了她,低声吼道:“江窈,别闹!”

    “好的二叔。”

    她嘴上答应,手却一抖,把茶水精准地抖到了他盖在下半身的被子上。

    “呀,二叔,怎么办啊,都湿了,对不起二叔,我不是故意的。”

    她说着,拿手拍拍被子上的水渍,对着被子又揉又捏。

    “江窈,过分了!”

    他抓住她的手腕,狠狠往外甩。

    她的手撞到床边,砰的一声脆响,痛得她呲牙咧嘴。

    明明人都瘫在床边,看上去软弱可欺,怎么力气还那么大。

    她哇的一声哭出来,“呜呜呜,我就是看二叔那么难受,想帮一下二叔嘛!我听说如果不及时解决,下半辈子就起不来了,呜呜呜!”

    江庚礼努努嘴,最终还是没有回复。

    她说着“我是为二叔好”“这没什么的我还隔着被子”“二叔还这么年轻以后怎么能当太监”,一点点地挪向他,隔着被子,把手搭上去。

    “二叔,你的也不小啊!”

    他睁眼,怒目,“你还碰了谁的!”

    她狠狠一捏,“没有没有,我谁的也没碰。”

    他仍然抓住她的手腕,轻轻甩开,咬牙道:“背过身去。”

    ???

    她人都在他面前了,他居然想自己动手?

    “背过身去!”

    她举手投降,行吧行吧,别太逼这个老处男了,“好好好,我绝对不偷看。”

    她几乎听不到任何动静,江庚礼把声音完全地吞入喉咙里。

    “二叔,我可以帮你的——”

    “别转过来!”

    “好好好。”

    ……

    一结束,她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转头,他穿着整齐坐在床边,如同老僧入定,脸色微红,额头上的青筋也没有消下去,好久才憋出一句,“抱歉。”

    她戳戳他的背,他的背挺得更直了,她心里憋着笑,“二叔,我们什么也没做啊,抱歉什么?”

    他错开她的眼睛,盯着她的下巴,硬邦邦地问,“你还碰过谁的?”

    “就是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

    他显然不想象。

    门外寂静,偶尔有几声蛙鸟虫鸣,直到开锁的声音传来,几秒后,人声吵嚷,灯光摇晃,由远及近,临到门前。

    江庚乐,“奶奶,我听到窈丫头的房间传来那种声音,今晚饭桌上窈丫头说要带许澄来她的房间看照片,我想是不是——”

    顾盼乐,“庚乐,不要胡乱猜想,咱们窈丫头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怎么会干出让江家蒙羞的事情!”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江庚乐,“两人那么年轻,一时控制不住也很正常。”

    顾盼乐,“窈丫头有分寸的,那样做会让许澄认为她上赶子贴着他,被许家人瞧不起的!”

    许澄的声音从角落里钻出来,“那个,我不会那样想窈窈。”

    江老太太拿拐杖敲击着地面,“阿澄一直在我的房间看照片,没有来过窈丫头的房间。”

    顾盼乐,“那里面是谁?”

    江窈拉住想走的江庚礼,“你怎么走?”

    “跳窗。”

    她再一次拉住他,“你不许走!”

    门外的人声渐渐安静下来,只余下江老太太的敲门声,“窈丫头,你睡了吗?”

    “放手!你想让大家都看见?”

    “我想!”

    如果现在江庚礼走了,之后的日子想都不用想,他会一直避着她,但是,如果现在就被“捉奸在床”,即使当下有些难堪,按照江家的性子,也会让江庚礼娶她。

    毕竟她离开了江家家谱,户口又挂在季家,娶个没血缘关系,但有“夫妻之实”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窈,我要脸的!”

    “哦,我不要!”

    她哪里抵得过一个成年男子的力气,江庚礼很快就挣脱开。

    “二叔,你看我这只手,黏黏呼呼的,呜呜呜,以后哪个好人家的男孩子会愿意娶我啊?”

    江庚礼闻言,果然顿住了。

    大清早亡了,但江庚礼还扎着小辫子,这招对江庚礼很管用。

    江老太太还在敲门,“窈丫头,睡觉怎么不关灯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过几秒,门被强行推开。

    喜欢江总,你的小祖宗又惹祸了请大家收藏:江总,你的小祖宗又惹祸了.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