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小欢喜开启诸天之旅 > 第760章 初次上任,霓凰的告白 第(1/2)分页

第760章 初次上任,霓凰的告白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从除夕开始就笼罩在金陵百姓头顶的灰蒙蒙乌云,开始消散。www.keran.me

    阳光照耀下,冰雪消融,青绿枝桠冒出,天地间有着万物复苏迹象。

    可是经过这个新春佳节,金陵城的紧张氛围却并未消散。

    京中局势反而朝着风谲云诡的方向在发展蔓延,令人难以预测接下来的走向。

    正月十六,皇帝复朝,新年后的第一次开朝。

    这次大朝会,令朝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武威侯陆泽的身上,皇帝陛下给予这位年轻侯爷的圣眷更加浓郁,甚至陛下连守备京畿的巡防营都交到陆侯手上。

    太子跟誉王脸上的神色截然不同。

    “谢侯爷...真的是失去陛下信任了吗?”

    此刻,大部分人的心中差不多都是如此想法。

    宁国侯谢玉虽然在这次大朝会上收获到陛下赏赐诸多殊荣,一时间风光无两,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陛下对于这位护国柱石是存着明升暗降的意思。

    跟文官不同,对武将出身的谢玉来说,头上的殊荣哪怕再多,没了实权就代表着失去根基。

    如今得看那位陆侯究竟能把巡防营掌控到个什么地步。

    大朝会结束后,脸上带笑的谢侯竟是主动找到陆泽,谢玉拱手道:“今日起,巡防营重担便交由陆侯,本侯节制巡防营多年,如今终于也能够稍稍松下肩膀上的担子。”

    谢玉哪怕笑容满面,但此刻心中实际却是气闷不已。

    哪怕他料想到陛下决定让他交出节制巡防营的权柄,可谢玉远远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发生在今年年后第一次开朝的大朝会上。

    下朝后感受着周遭同僚们那莫名的目光,谢玉当然明白,这意味着皇帝陛下在某种程度上对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而加速这件事情的导火索...是依然被关押在京兆府大牢的卓家父子。

    陆泽眼神轻笑着跟谢玉寒暄起来。

    只不过心里却极其怜悯面前的谢侯爷,想起昨日上元夜在妙音坊的勾栏听曲,谢侯爷恐怕还不知道等到萧景睿生日那天,才是他彻底跌落出朝堂的日子。

    梅长苏的招数才是真正死招。

    只有彻底离间卓家跟谢家关系,谢玉才能够真正被拖下水。

    陆泽的手段,相较而言,过于直接。

    直接,就是省事。

    但同样代表着效果并不好。

    眼下卓鼎风跟卓青遥被关押在京兆府,但这父子二人皆否认除夕那日宫墙下刺杀内监是他们所为。

    只是被关押,但实际上没有证据来证明。

    尤其是在卓家父子的手筋被陆泽彻底废掉之后,连仅剩的这点查证方向都被堵死。

    悬镜司奉旨查案,夏冬去过京兆府很多次。

    但看着卓家父子如今的状况,咱们这位悬镜司掌镜史心中可是极其气愤。

    今日下朝后,陆泽在武英殿旁边青石路上被夏冬大人拦住。

    “夏冬大人,好久不见。”

    夏冬身着悬镜司黑色官服,面色十分冷冽。

    陆泽笑道:“夏冬大人应该是去见陛下吧?”

    夏冬看着陆泽那张笑脸,冷哼一声:“我是去跟陛下汇报内监被杀一案的调查情况。”

    陆泽拱手便要离开。www.xueman.me

    夏冬移步堵在她的面前:“陆侯不想与我说说,你为何私自动手废掉卓家父子的手筋吗?”

    陆泽挑了挑眉:“他们那时尚有余力,想要刺杀本侯,我当然要保证他们父子二人再威胁不到我的生命,废掉他们武功算什么?人不是还活着吗?夏大人难道找不到更多线索?”

    夏冬深深看了陆泽一眼,不再多言,转头朝着养心殿方向走去。

    她嘴角泛起冷笑。

    这陆泽,真是满口胡诌。

    威胁到你的生命?

    这卓家父子加一块,恐怕都打不过你吧?

    要是论起城府心机,那更是远远不如,否则又怎么会落到眼下这般田地?

    陆泽并未在意夏冬此刻的心情。

    他哼着小曲回府。

    柳秋霜在知晓陛下竟让他负责节制巡防营后,脸上是难掩的震惊。

    “巡防营单论人数跟战力都不及禁军,但却是维持京都安稳的常备军,陛下难道真的是因为卓家的事情,从而怀疑内监被杀案是谢侯的手笔?”

    柳秋霜自诩聪颖。

    但眼下连她都渐渐看不清楚,京都里这扑朔迷离的局势。

    巡防营就好像是天上忽然掉下来的大馅饼,直接落入了陆家的口袋里面。

    柳秋霜眉头皱起,接着说道:“只是你在清明祭礼后就要回到西境述职,那时又如何能够相距千里的在京城节制巡防营呢?”

    陆泽闻言,笑道:“谢侯也明白这个道理啊。”

    “陛下如今只是令我暂时负责巡防营,后面肯定会找到合适的人来节制。”

    比如说...靖王。

    梅长苏入京这么长时间,已经开始替靖王爷铺垫好夺嫡的道路。

    片刻后,陆义踏步进入屋中。

    “侯爷。”

    “巡防营那边,除却今日当值的以外,其余人已经集结完毕,如今正在东直门前候着。”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陆泽缓缓起身。

    “新官上任。”

    “正月里天干,火肯定不能烧,但至少得让大家脸熟一下。”

    “走吧,过去看看。”

    巡防营由谢玉节制多年,这些年里倒是并未出现过什么大的差错,相反,京都民生安稳有着巡防营很大的功劳。

    陆泽的出现,使得广场上这些兵士的眼神稍稍都有些变化。

    陆泽刚入京的时候,就把巡防营一名从五品骁骑将军送入御史台,再加上跟谢侯之间的零星矛盾,使得巡防营兵士对于武威侯,天然便带着些许反感。

    今日刚刚得知这位陆侯爷顶替谢侯,成为自己这些人顶头上司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复杂起来。

    陆侯褪下朝服,披上盔甲。

    他身骑高大骏马,手握缰绳,抬眼高高俯视面前这些巡防营军士。

    “陛下令本侯节制巡防营。”

    “我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令行禁止。”

    “从宫墙外的那道护城河,到内城、外城,以至京郊,皆是巡防营管辖的范围。”

    “换句话说,只要辖区出事,就是巡防营的责任,也就是本侯的责任。”

    陆泽侧身下马。

    接过陆义递过来的那本巡防营名册。

    “除却当值的以外。”

    “今日这里似乎少到了好些。”

    普通兵士默默听着,而最前列的几位巡防营副将,脸色却变化起来。

    “侯爷,那些人其实...”

    为首的是位身形魁梧的壮汉。

    只是他刚一开口,陆泽冷冷的眼神便望了过来:“我早就派人通知了你们,如今本侯都到了这里,却还有人迟到,若是在战场之上,这便是临阵逃脱,当诛!”

    壮汉不敢再直视,沉默的低下了头去。

    广场上安静无比。

    “待会儿,将所有未到之人的名册,送往兵部盖章按押,剥去官身。”

    “巡防营的差事很累很苦很得罪人,但有太多的人拼了命想要挤进来,本侯希望你们能够珍惜自己现在的位置,你们不是替本侯当差,是替你们自己当差,懂了么?”

    上班第一天,职场pua是必须的。

    巡防营毕竟被谢玉那老东西抱在怀里细细揣摸了这么些年,里面的兵士大都是被其洗脑,今日未到的那些人里面可能真的有无辜之人,但陆泽肯定,绝大部分肯定是对他这个新任上司有着类似不满情绪。

    既然不满,那就滚蛋。

    陆泽还是那句话:令行禁止。

    只要这些人乖乖听话,那么陆泽丝毫不在意他们心里是否还想着前任谢侯。

    ......

    宁国侯谢玉这段时间在京都里愈发显得沉默。

    不论是在朝堂亦或是在府里,除却偶尔会在私底下去往东宫之外,平日里谢侯沉浸在他的世界里,面对卓家夫人以及身怀六甲亲生女儿的恳请,更是选择视而不见。

    徒留卓家父子在京兆府大牢里度过了整个正月。

    直到二月初二龙抬头这天,宁国侯府的人才知晓谢侯这段时间都在忙碌些什么。

    今日是春决斩刑的第一批。

    菜市口观刑的人山人海,刑部全班人马都出动,刑部尚书齐敏担任监斩官,齐尚书坐着正对面的看楼上,朱红血签一根根地从楼上扔下来,每一根签落地后,就有一颗人犯的头掉下来。

    妓馆杀人案的凶手何文新赫然就在这批处决的人里。

    意外终于还是发生。

    任谁都没有想到,刑部竟然敢在这种场合,行换囚之事。

    周围挤得满满腾腾都是围观的百姓,一时哗然。

    齐尚书见东窗事发,甚至当场都快要晕了下去。

    文远伯也来观刑,一看刑部来这一手,气得直跳,揪着何敬中和齐敏不放,闹着要面君。

    京都的各大茶肆里,说书先生拍案叫绝,绘声绘色的讲述着那日菜市街的精彩画面,令听者仿佛身临其境:“是时,陆侯携巡防营兵马接管现场,陆侯龙行虎步,拎着真正的何文新出场,围观百姓无不拍手叫好。”

    陆泽很是顺遂的接过了他上任后的第一枚胜利果实。

    这枚果实是由谢玉亲手递到陆泽手上的,但陆泽知晓实际的操纵者是隐藏在最后的梅长苏。

    整件事情似乎形成了个大闭环。

    只有夹在最中间的谢玉,被蒙在鼓里。

    但其实谢侯的目的,已然达成。

    那就是这桩换囚案对于誉王那边的损耗,不可谓不大。

    梁帝震怒,对于这桩丑案的处理诏书在十天后正式廷发,吏部尚书何敬中被免职,皇帝念起为子之心,允其告老还乡,但何文新还是依律被正法。

    最惨的还是刑部。

    刑部尚书齐敏渎职枉法,夺职下狱,判流刑,而刑部左丞、郎中、外郎等涉案官员一律同罪,整个刑部直接被廷尉府抓走一大半的人。

    誉王眨眼的功夫就丢掉了吏部跟刑部两大助力,引得他懊悔心疼。

    同时甚至对陆泽也记恨上了。

    ......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誉王记恨我干什么?”

    “我只是个办事当差的人,那何文新既已经被擒获且验明身份,我难道还能叫人给他放走?”

    穆王府,陆泽举止自然,跟在自己家里没有什么区别。

    霓凰脸色稍显无奈的给陆泽杯中增添茶水:“誉王这次折损这般大,肯定是要找个对象记恨,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你合适,毕竟问题的关键出在何文新身上。”

    陆泽笑着摇头:“那是他自己蠢,真以为刑部是齐敏的一言堂,连换囚这种事都敢做。”

    霓凰眉头稍稍蹙起。

    “也就是今日穆青不在,否则你这般态度肯定会被他学去。”

    “金陵除却陛下,哪有人敢骂誉王蠢的?”

    霓凰看着陆泽,心里却升腾起莫名作祟的情绪。

    她似乎欣喜于陆泽在她面前这种极其自然的态度,远比之前寒暄客套要显得亲近。

    陆泽直接打量着霓凰的脸颊,时间一长,引得后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我做什么?”

    陆泽笑道:“就是想问问,那日跟梅长苏都聊了些什么?”

    霓凰略显沉默。

    “虽然看起来太子最近屡遭打击,誉王意气风发,但一加上此案,双方的损失也差不了太多。”陆泽接着说道,“大家都说此消彼长,可奇怪的是,这两人斗得如火如荼,双方不停地在消,却谁也没看见他们什么地方长了。”